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革宋

第1151章 联动(十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们先出去,我和希拉阁下单独谈谈。”

    贵族们纷纷起身离开,临走的时候对希拉投下不怎么友好的目光。希拉准备着与巴尔登女公爵的对谈,完全没注意到这些人的反应。随着最后离开的贵族关上门,巴尔登女公爵让她的仆人静悄悄的前去拉开们,就见出去的贵族们都站在门口。等仆人出门,女公爵指了指内间,两人一起静悄悄的走入一个小房间。大宋对于高级套房的设计的很巧妙,主要不大喊大叫,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巴尔登女公爵舒服的在小沙发上坐下,她抬手摸了摸布面料的吸引墙,同时问道:“希拉,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想借助你缓和与军团的关系。”

    “是的。”希拉爽快的答道。

    “你不肯帮忙么?”女公爵说完,用明亮的目光看着希拉。

    “阁下。军团需要的是粮食,你们拥有能种出粮食的土地,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你肯出面的的话,岂不是更好么。”

    “那就担保,我没办法替阁下担保。”

    女公爵眉头微微皱起,停了片刻才说道:“你觉得我们不值得尊敬么?”

    “每个人都有值得尊敬的地方,我一直这么认为。之所以不替阁下担保,是因为那么做是在干涉阁下的生活方式。我尊重每一个人,所以我不会去干涉别人的生活方式。”

    这个回答明显超出女公爵的意料之外,她又想了一阵才说道:“难道希拉阁下就没有干涉苏伦的生活方式么?”

    希拉答道:“我与苏伦阁下之间的合作基础不是为了对付第三方,也根本不牵扯第三方。”

    “呵呵,既然如此请求阁下帮我们介绍办事处的人。”巴尔登女公爵的语气中有着嘲讽。

    “阁下希望我怎么向办事处介绍诸位。”

    “能否像介绍苏伦那样介绍我们。”

    “苏伦阁下这一生就是喜欢种地,他也会从事点别的生意,那些生意赚到的钱都会投在种地上。我就是这么向办事处介绍苏伦阁下的,公爵阁下认为你们是这样的人?”

    “……苏伦阁下真有趣。”女公爵第一次对苏伦用上阁下这个称呼,看得出她只是想改变一下交谈的气氛才这么说的。

    希拉率直的答道:“是的,东部贵族们就是这么评价苏伦阁下。”

    “希拉,你认为我们做不到苏伦阁下做到的事情?”

    “我认为阁下对尊重的理解和我不同。”希拉索性把话挑明了,“阁下希望怎样生活,用什么方法赚钱,都是阁下自己的事情。我完全不会干涉阁下的事情。所以阁下不用担心我会破坏什么,我不会用破坏和刁难别人来实现我的目的。我和阁下一样有属于我自己的生活和生活方式。这种方式只牵扯我和我的合作者两人的事情,并不会针对其他人。我乐于这样的生活方式,也不会去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听到这话,巴尔登女公爵的目光仿佛燃烧起来,盯着希拉看了片刻,女公爵笑了。在这一瞬,白发、皱纹都已经不再被希拉注意,希拉看到了巴尔登女公爵年轻时候的模样。这样的热情并没有维持太久,女公爵收回目光,让希拉再次看到了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夫人。女公爵问道:“希拉,你相信希望么?”

    “我按照我的希望去生活。”希拉答道。

    “哼哼!”巴尔登女公爵怀念的笑道:“我和你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心中都是希望,满是对美好未来的期待。然后我母亲就把我嫁给了一个老头子。”

    希拉心中一震,下意识的就抿紧了嘴唇。她的母亲没这么势利……或者说她的母亲还没有能力给希拉安排一个富有的老头子嫁了。

    “我的第二任丈夫是个很多优点的人,除了太花心。”巴尔登女公爵语气平淡下来,仿佛在讲述别人的人生,“希拉,你的坚持最终只会让你痛苦。世界上如你这样的人太少了。”

    希拉不太相信巴尔登女公爵的话,她见到太多比她更坚定更聪明的人。办事处那些人自不用说,贵族和学者当中有自己理念,肯为自己的理念付出的人并不少见。甚至连希拉不喜欢的提比略阁下也不是随波逐流之辈。她爽快的说道:“也许阁下在西部待的太久,您在君士坦丁堡住一阵就能看到太多比我更优秀的人。”

    “呵呵。”巴尔登女公爵不置可否的笑笑,“希拉,为什么苏伦阁下能得到你的尊敬。”

    “他的目的只是把地种好,赚到钱。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所以我尊敬他,因为我提供帮助的目的就是这样。”

    巴尔登女公爵思索好一阵,有些困惑的问希拉:“苏伦有很大的土地,他从君士坦丁堡钱庄借了许多钱。我们在这些方面并不会比苏伦差。为什么苏伦就值得尊重?”

    “你们的土地播种前翻耕么?耕多深?为了耕到你们认为有必要的深度,需要多少人力?需要多少牲口?每一亩地需要施多少肥料?为了给那么大的土地施,你们准备多大面积的堆肥场?堆肥场分部如何。那么大的土地能在几天里完成播种?阁下,我作为外行随便问这么几个问题,阁下能回答我么?”

    巴尔登女公爵再次沉默下来,希拉以为女公爵会沉默好一阵,没想到片刻之后她开口了,“这些都是管家的事情。”

    “这就是苏伦阁下值得尊敬的地方,他聘请管家的目的不是把所有事情都交给别人来做。他只是因为分身乏术,所以请了管家帮助他完成无法去亲自监督实施的部分。当他寻求帮助的时候,他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什么,知道自己缺乏什么,清楚需要对方提供何种帮助,这些帮助的价值有多大。所以我很尊重他。”

    “这是不可能的。”女公爵表示反对,“他坚持不下去。”

    “西部贵族还曾经以为没有西部的粮食,军团会自己撑不住。”

    “我曾经这么认为。”女公爵并没有否认。

    “不相信自己就是不尊重自己。如果你们自己都不能尊重自己,我怎么可能得到你们的尊重。”

    “为什么是你得不到我们的尊重,为什么不是你不会尊重我们?”

    “对我来说每一个人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很多人并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尊重的。有人以为我可以操纵军团,有人以为我可以通过提案主导朝廷的政策。公爵阁下,这些看法是错误的。我只是尊重那些人,提出他们所需要的方案。如果对方肯给我同样的尊重,我们就开始合作。我会竭尽所能完成我要承担的那部分,协助合作者完成他们那一部分。除此之外,我不会把合作针对其他任何人。”

    小房间里沉默了,这次沉默了好久。巴尔登女公爵开口的时候神色已经很严肃了,“希拉,我能不能理解你方才的话是说你会帮助我们种好粮食,但是粮食怎么销售,怎么联络军团的人,你都不会帮忙。”

    “如果阁下想知道军团负责采购粮食的人是谁,我可以告诉阁下。不过我认为阁下早已经打听过了。”

    “我听过不少有关你的事情,大家都说你是个乐意帮助别人的人。”

    “那就请阁下再想想那些事情,哪一件是针对第三方的。如果阁下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你们土地上庄稼的产量,我会帮助阁下。如果阁下手里有粮食想出售而不知道谁在收购粮食,我也会把我所知道的收购者名单提供给阁下。如果阁下的马车坏了无法出行,告诉我,我会把我的马车借给阁下。这些都只牵扯阁下和我。在这种时候我乐于帮助别人,因为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也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

    “但是你不会帮我请求军团收购我们的粮食。”女公爵做着最后的确定。

    “是的。”

    “即便我们拥有和比苏伦更广大更肥沃的土地。”

    “是的。”

    见希拉这么坚持,女公爵叹道:“如果你肯帮助我们,你就可以得到回报。”

    希拉斩钉截铁的答道:“那不是我的生活方式,我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会谈到这里结束,女公爵表示自己累了,希拉告辞离开。坐在马车上,希拉心中翻滚着各种念头,在和女公爵谈话之前的希拉虽然也在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却没像谈话之后的现在一样明白自己到底在怎么生活。

    在这些变成明确的语言之后,希拉只觉得豁然开朗。她原本就不想被别人主导她的人生,所以才会投奔提供机会的办事处。大宋有句话叫做‘救急不救穷’,希拉在几年的磨练中慢慢学会分辨什么是‘急’什么是‘穷’,梦想的翅膀经终于随着她见识的增长变成了现实。

    这次的谈话让希拉终于能看清自己的翅膀到底是什么模样,也让她对以前的很多事情豁然开朗。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对希拉施以援手,对希拉抱有善意和期待。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希望看到作为某个链条上一环的希拉,那些人期待看到的是得到他们帮助的希拉本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一股暖意充盈着希拉的内心,让她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到底该感谢谁。如此巨大的幸运降临在希拉头上,而希拉竟然在如此长的时间中完全不知道不明白。然而希拉并没有让自己沉浸在如此美妙的感觉之中,她趁着现在明晰的思路开始反思自己人生中那些令她印象深刻却无法解释的事情,希望借助这顿悟扫清依旧笼罩在她前面的那些迷雾。

    之后几天希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灵世界中,完全没注意到外界。而希拉的母亲却已经忍不住和丈夫说起看上去神不守舍的女儿,“她应该是恋爱了吧。”

    “恋爱?”东罗马帝国宪政委员会新任主席马克西米并不认同妻子的话,“我看她只是在想事情。”

    “切……你不懂女孩子的心。”希拉的母亲对丈夫表示了不屑,“你看她一直在想事情,有时候欢喜,有时候难过,这是恋爱时候才有的样子。希拉到底看上了谁呢?你觉得会是谁。最近她和谁在一起?”

    马克西米眨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自己已经很忙了,哪里有时间关注女儿最近和谁在一起。而且希拉接触的人那么多,甚至在元老院这种老头子扎堆的地方也有未婚适龄的元老。更不用说那些宴会上出现的人。最后马克西米只能问道:“要不要问问希拉?”

    “不用,再过一段时间她自己就会说出来。女孩子们在这种事情上藏不住心事。”希拉的母亲自信的说道。

    再过两天,希拉家里来了贵客,东罗马帝国女公民巴尔登女公爵上门来了。按照规矩,巴尔登女公爵上午先派人来求见希拉的母亲,询问她下午可否有空接见巴尔登女公爵。希拉的母亲当然不会拒绝,虽然丈夫和女儿都不在家,她也相信自己能够招待好这位贵客。

    下午茶时候女公爵的马车停在希拉家的门口,希拉的母亲很快就把这位贵客请进家中。两人先随便聊了几句,女公爵就说道:“我有一个唯一的儿子,今年二十二岁。我希望他结婚。”

    希拉的母亲听到这消息立刻眉开眼笑,她认为希拉大概是认识了这位西部大贵族的儿子并且堕入情网。这本就是顺利成章的事情,帝国的女元老也只有帝国大贵族的儿子才配得上。希拉的母亲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阁下的儿子?”

    巴尔登女公爵答道:“我已经给他写信,要他到君士坦丁堡来。大概一礼拜之后就能到。”

    笑容从希拉母亲的脸上消散了,这让巴尔登女公爵有些讶异。希拉母亲方才那眉开眼笑的模样在女公爵看来是正常的表现,希拉家虽然是帝国新贵,却还是个上升期的小贵族而已。帝国宪政委员会主席、元老院元老、军团军法官,这三个职务随时都可能因为某个政治变故而随风吹去,唯一堪称稳固的只有和利奥家的联姻。

    希拉嫁给巴尔登女公爵唯一的儿子,会让克莱修斯家族发生本质的变化。这门亲事会让各方利益出现新的结合点,被迫嫁给一个老头子之后,巴尔登女公爵明白了强强联合则催生出更强的力量。所以女公爵不太理解希拉母亲的笑容为什么会消失。

    希拉的母亲说道:“阁下,我的女儿性子非常犟,我认为她未必适合您的儿子。”

    “我并不指望他们会恋爱。”巴尔登女公爵叹道。她也认为希拉的性格太傲慢了,但是希拉的傲慢并不是她蔑视别人,而是她的生活态度会让人感觉她傲慢。这种生活态度以及希拉随口讲述的农庄管理要点让巴尔登女公爵气恼之后反倒对希拉刮目相看。为了证明希拉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女公爵还把跟随她的贵族中最懂得种地的两个贵族叫来,用她勉强记住的几个要点询问他们。这两位贵族听了之后被吓到了,一个劲称赞女公爵见识深刻。这几个要点一直在困扰他们,不管怎么安排都不令他们满意。

    如此效果坚定了巴尔登女公爵的想法,即便未来希拉不再是元老,她也能够管理好巴尔登家的家产,将其发扬光大。这样一个能旺夫旺家的女孩,女公爵不准备放过。表达完自己对恋爱的看法之后,女公爵继续说道:“但是感情在婚后会好起来。我相信我的儿子能够配的上您的女儿。”

    希拉的母亲可不敢这么保证,恋爱中的女孩子是冲动的,希拉的个性又不是任由母亲揉捏的那种。要是希拉会任由别人做主,她现在孩子都该好几岁了。但是公开拒绝巴尔登女公爵也不适合,希拉的母亲只能敷衍道:“等您的儿子到了君士坦丁堡再说吧。”

    当天晚上希拉回到家,希拉的母亲就一直观察着女儿。最后希拉不得不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不。”希拉的母亲答道:“我……我只是在想会不会有什么人在追求你。”

    “呵呵!”希拉干笑两声。在办事处的时候不少年轻男子对希拉表现过好感,这种人在希拉当了元老之后都不见了。年轻男生们是种非常奇怪的生物,如果一个女生和他们没什么交集,他们往往会想方设法和那位女生接近。面对每天都要一起谈事情的女生,男生们反倒什么都不会做。好像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希拉是个年轻姑娘,这让希拉觉得挺遗憾。

    也不是没人向希拉投来**的眼神,想想那些色眯眯的油腻中年和油腻老年……想起来她就忍不住有呕吐的冲动。希拉不想再回想,可不能糟蹋了母亲烹调的美食。

    又吃了片刻,希拉想起件事,她说道:“对了,我过几天要出门。去看看煤炭产地。”

    “煤炭?”希拉的母亲对这个词不是很熟悉。

    “姐姐,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希拉的弟弟立刻咋呼起来。

    “不许去,好好读书。”希拉立刻拿出了姐姐的派头。

    “我也想出去看看。我也想当议员!”希拉的弟弟马上闹起来,“姐姐,当时给人送东西可是我和你一起去的。凯撒和屋大维在我这个年龄就已经东奔西走了。”

    “胡说什么。”希拉和希拉的母亲同声呵斥起来。小家伙实在没胆量对抗家里两位成年女性,悻悻的低下头。

    希拉严肃的对弟弟说道:“盖乌斯,一个伟大的人关心的是从他们面对的事情中学到了什么,而不是觉得你和别人走过同样的路,所以会有同样的结果。记得我给你讲过的剃头的事情么?聪明绝顶和自作聪明可完全不同。”

    “嗯……”盖乌斯低着头应了一声。

    看着自己的弟弟失落的模样,希拉又觉得有些心软。她想了想才继续说道:“好吧,我会去见见你的导师,听了他的评价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带你一起出门。”

    “真的么?!”盖乌斯大喜,“姐姐,我成绩很好的!”

    希拉板着脸说道:“就算带你去,你回来之后也要增加初级的军事训练。那可不是小孩子玩闹,会非常辛苦!”

    “好,我一定好好学习。”盖乌斯大声答道,方才的不快完全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看着希拉敲打弟弟,希拉的母亲想说点啥,最后什么都没说。

    吃完饭,希拉回到卧室就开始考虑下一步的事情。现在东罗马参访团中不少人写的游记已经上市,里面就记载着大宋各个城市都不再烧木头,而是使用煤炭当做燃料。那些曾经远行到倭国的参访团成员写的游记中论述倭国喜欢吃生食的原因,‘倭国当地的树木已经不足给倭国人口提供燃料,所以他们不得不开发出各种生切食物来吃,以减少对燃料的需求。如果东罗马不能保证煤炭供应,我们距离吃生食已经非常接近’。

    希拉的提案就是开发东罗马境内的煤炭,解决东罗马各大城市的燃料问题之外还能避免之前东罗马受制于元国煤炭的问题。想法虽然好,执行起来困难也非常多。首先就是钱的问题,开发煤炭需要探矿,朝廷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其次就是探矿成功之后建设煤矿也需要钱,朝廷更没有这么多钱。

    那么煤炭供应的启动资金从哪里来,煤炭价格怎么定,都不能胡诌。希拉问过办事处的人,大宋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得到了的答案居然是‘朝廷探矿都是官家说哪里有煤矿,就派遣探矿队前往。短则两三个月,长则一年多点,煤矿就探出来的。那些煤矿都是优质大煤矿,可劲挖就行了。你问的事情我们也没经验。’

    连大宋都没经验,希拉靠自己完全没思路。这让希拉非常困扰。她准备去已经开发的煤矿去瞅瞅,就是想先利用现有资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