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崩坏纪元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全面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和洛忧之前想象得有些不同,冷鸢并没有那种重创或大病后虚弱不堪的模样,脸色没有多么惨白,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甚至没有插几根针管,只有一袋营养液缓慢地注射着。

    如果要说冷鸢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也许是她眼中多了恍若隔世的感觉,统治北境的鹰王就这么呆呆地注视着窗外新绽放的梅花,仿佛是在注视过去云烟般的往昔时日,注视着年少时的自己。

    年少,多遥远的名词啊,就像一个梦。

    “我做到了。”洛忧进来以后,冷鸢依旧注视着窗外的梅花,默默自语。

    洛忧皱了皱秀眉,说:“那条黑龙”

    “我的力量恢复太慢,来不及和时间赛跑,所以需要另一股庞大的力量。”冷鸢转过头注视着洛忧,目光很深,仿佛包含这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她说,“我做到了,我们的国家没有立方体了。”

    “代价不小。”洛忧坐到椅子上,拿起水果刀熟练地削着苹果。

    洛忧削完苹果后,冷鸢把手伸了过来,谁知洛忧自顾自吃了起来,冷鸢见此一愣,说:“我以为你削给我吃的。”

    洛忧摇了摇头:“你的胃被切了,不能正常吃东西了。”

    “这样啊。”面对这个噩耗,冷鸢的情绪并没有太多起伏,只是叹了一声气,默默地说,“那酒也不能喝了,真可惜。”

    洛忧难得打了个趣:“想开点,至少烟还能抽。”

    “呵”冷鸢自嘲似的一笑,目光又投向窗外,不过这次不是注视梅花,而是注视更远的天际,她眯着眼说,“我们的脚步不能停,洛忧,赤血帝国已经没有立方体了,但其他地方还有,十字教会,联邦重工军团,北方雪原,很多地方都有。”

    洛忧直勾勾地盯着冷鸢的侧脸,声音也沉了几分:“我不关心这个,也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什么时候实现诺言。”

    “相信我,快了很快”

    对于长安中央来说,他们很多时候都会想,对北境的削藩措施是不是错了,错得很彻底。

    别误会,不是说削藩这个举措本身是错的,时至今日,没有任何中央将领否认削藩的正确性,尤其是北境自治后,长安中央更是上下一心肯定削藩之举,每个人都看出来了,冷鸢有反骨,削反,不削以后也会反,不如早削。

    只是,长安中央觉得在削藩的具体步骤上出了问题,在柳扶苏的规划中,第一刀是中央宪兵入驻北境,开启纪律纠正,动摇鹰旗军为所欲为的根基,这一步错了。

    第一刀不该直接砍向北境,而是应该砍向江南,砍在鹰旗七将星墨骨身上是的,应该拿她开刀。

    自崩坏29年3月,冷鸢骑着尼德霍格从天而降,并仅用一个月时间全面摧毁赤血帝国境内的所有立方体后,长安中央的统治几近崩溃。

    这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了,在立方体全部被毁后,军中成千上万的奖励点花不出去,就像通货膨胀的钱币那般成为了废品。

    长安中央想去十字教会的领区兑现奖励点,没用,中间隔了被攻占的弃誓者领区,守备军不让过,还有几十台龙刃级主战坦克在那,敢强闯就打。

    长安中央想去北方雪原兑现奖励点,没用,百万鹰旗大军坐镇北境,中央军胆敢踏入一步必是灰飞烟灭。

    短短一年的时间,西域的粮食储备被消耗殆尽,在饿殍载道的危机中,长安中央下达大元帅令,请求江南地区的粮食支援,但被墨骨以“江南不可自保”为由拒绝,一粒米都没有运过来。冷眼旁观长安自生自灭。

    当墨骨拒绝运粮,饥荒像黑死病般在西域蔓延时,长安中央意识到自己第一刀砍错了。

    墨骨这个人应该尽早拿掉的,最好的时机就是崩坏16年第二次卫国战争后,前任大元帅尚在,或者岳润生大元帅刚上任的时候,就应该把以“身残”为由,将墨骨从江南拿掉,让她像以前的罗汉林那样退伍,或者直接送回北境也行,反正也只是个废人,她已经没有用了。

    然而这一步被长安疏忽了,墨骨没有被拿掉,她稳稳地坐在临江军区当军事首长,就像毒蛇般潜伏,不动声色,不露于形,安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天。

    墨骨是崩坏7年北伐后去的临江,在那里待了二十多年,她在江南的影响太深了,以临江军区为政治中心辐射,墨骨在江南地区的多年经营留下了了大量听从自己的势力,这些势力已经膨胀到可以直接影响江南地区的政治,也许和平时期不明显,可在紧急时期一下就暴露了问题,就像这次拒绝运粮的事。

    现在长安中央名义上拥有西域,江南两大地区,甚至可以直接对江南军队进行调令,但由于墨骨的存在,江南军队实际上已经变得不可靠,长安根本不知道自己对他们还有没有掌控力,中央军彻底变成了孤军。

    在国家重建,容易更改权位的时候,长安没能及时把墨骨拉下马,现在想撤她已经来不及了,如果现在强行撤掉墨骨的权力,以她在江南留下的影响力,一旦率众顺势谋反,局势将会像雪崩般垮塌。

    江南军从来没有以作战勇猛出名,但那好歹也是40万军队,40万啊!

    长安中央错了,错得很彻底,一步错,步步皆错。

    在而后的两年中,从崩坏30年到崩坏32年,长安中央试图大力发展农业,但因西域本身的气候问题,粮食不易生长,根本来不及填堵粮食缺口,在内无储备外无供应的情况下,西域地区不出所料发生了惨烈的饥荒。

    崩坏编年史有云:西域时饥荒,田耕粒米无收,饿殍载道,哭声直上千云霄。路见饥者,瘦如柴,因皮黄包骨,谓其名“黄骨”。偶见孕者肢瘦大肚,黄骨剖其腹,取胎童分而食之,笑开颜。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