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头狼

2387 家访老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几分钟后,叶小九被两个西装革履的叶家保镖从我们酒店接走。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现在在整个叶家叔伯辈里属于杀伤力极强的“爆炸性”武器,但凡他出现在yang城,家里的那群老爷子们就会怀疑他是来给叶致远制造难题的,毕竟他的所属“藩地”在老家。

    该说不说,就在这种我脑子几乎乱成一团浆糊的时候,叶小九那几句话绝对起到了醍醐灌顶的作用,如果不是他提醒,我可能会再一次着道,死撵着洪莲和那个姓董的老头不撒口,而结果可能就是我们齐齐入坑,跟两个可能并没有太大瓜葛的人斗得你死我亡。

    “如果照着我本来的思路,我是要通过龚鹏查出来后面的脏手。”我捻动着叶小九送我的手串,自言自语的呢喃:“可现在龚鹏挂了,对于整件事情唯一有点了解的可能就剩下还在背黑锅的单勇,对,见见单勇去。”

    想到这儿,我立即掏出手机按下石恩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机械的电子合成音通过手机听筒传出,我拨拉两下额头,又捋着最近通话,翻出来石恩之前给我的那个他在大案组的朋友号码,简单在脑子里整理一下语言后,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手机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哪位?”

    想来他并没有存我的号码,我故作熟络的攀交情:“魏哥,我是王朗啊,之前恩哥让我联系您的,您咋还忘了呢?”

    “哦。”对方沉吟片刻道:“兄弟你说话不靠谱昂,不是说好下午来见单勇的嘛,我等你两三个钟头都没见着人,这会儿我都下班准备休息了。”

    我吞了口唾沫赔笑:“下午临时出点变故,实在不好意思啊哥,要不您在受累帮忙安排一下。”

    对方很直接的回绝:“今天肯定不行了,一个是时间太晚,真出点什么意外我担不起责任,再有就是单勇现在的精神状态也不是特别好,明天吧,明天我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让你们见见。”

    “那行,麻烦您了魏..”

    我话没说完,对方已经“啪”的挂断电话。

    “操,还真是人轻言微呐。”盯着手机屏幕,我自嘲的摇了摇脑袋。

    别看我们头狼现在搁整个yang城混的也算风生水起,我更是先后灭掉天娱集团,大败常飞、邓国强,可实际上在一些真正触顶的大拿和一些“现管”的眼里,我们取得这点名望属实不值一提。

    “还是得有自己的代言人。”连续抽了几颗烟后,我按下黄乐乐的号码。

    “什么事朗哥?”电话几乎被秒接,也让我稍微受伤的小心灵得到了些许的温暖。

    我吐了口浊气问:“你最近怎么样?”

    黄乐乐抽声回答:“挺好的,老熊把我从D史办调到了组织办,虽然没什么具体职位,但起码每天都能跟那些大佬们面对面,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当当跟班,见面就意味着我有机会,嘿嘿..”

    我将已经到嘴边的话头生咽下去,安抚一句:“行,那你就慢慢感受文化熏陶吧,缺什么、需要什么,及时跟我或者磊哥沟通,咱们这边肯定会竭尽全力。”

    准备挂电话时候,黄乐乐关心的发问:“对了朗哥,我最近听两个局子里的朋友说你们的贷款公司出了点意外,不碍事吧?”

    我顺着他的话头反问:“没什么大事,你在局子里有朋友,关系如何?”

    “关系还行吧,一个是我本家堂弟,还有一个是我老丈人那边的亲戚,不过他俩就是最普通的那种户籍片警,很难帮到什么大忙。”黄乐乐迅速回答。

    我忙不迭张口:“就需要管户籍的,你这会儿帮我扫听一下,东方建材的单勇家庭情况呗,最好能问出来他的妻儿老小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有点急事。”

    “好,过会儿我给你回信息..”

    跟黄乐乐结束通话以后,我尝试着又分别给张星宇、王嘉顺都去了一个电话,结果两人仍旧处于关机状态,也不知道究竟在忙些什么。

    无奈之下,我只得把钱龙、刘祥飞和周德全都摇了下来。

    钱龙穿件印着金龙的枣色长款睡袍,脑袋上还着箍个粉红顽皮豹的眼罩,一屁股崴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一边“蹭蹭”挠着毛茸茸的大腿,一边哈欠连天的吐槽:“亲哥诶,你不睡觉嘛。”

    “睡个毛线睡,待会跟我一块办点事情去。”我瞪了眼他,又回头朝着刘祥飞示意:“大飞去开车,带上两把家伙什。”

    有了之前的几次教训,我现在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短板,我的战斗力太弱,对付三两个街边混混还勉强,但凡有个练家子的带队,基本就能给我干成半瞎。

    半小时后,我照着黄乐乐帮我查出来的地址,率领哥几个径直赶往花都区一栋名为“玉珑庄园”的小区。

    黄乐乐办事很靠谱,老早就让他一个族弟在小区门口等我们。

    黄乐乐的族弟是个二十出头的精神小伙,跟我们碰上头以后,很委婉的暗示:“王总,待会我只负责帮你们敲开门,剩下的事情就不多参与了,而且我希望您尽可能态度比较温和一些..”

    说着话,他目光投向造型另类的钱龙,不自然的又干笑两声。

    “明白。”我爽朗的点点脑袋,同时又狠狠瞪了一眼钱龙。

    这家伙还是刚刚在酒店时候那身打扮,只不过将粉红色的眼罩套在了脖颈上,任由谁看他,都很难将丫和“正常人”仨字联系到一块。

    两根烟的功夫,黄乐乐的族弟带着我们叩响了一扇防盗门,开门的是个头发披散,年约四十左右的少妇,得亏有黄乐乐的族弟身着制服帮忙打马虎眼,不然对方绝对不会让我们进去。

    进屋以后,我扫视一眼客厅墙上挂着的一张婚纱照,相片里赫然正是单勇和我们面前的这位少妇,顿时间明白过来两人的关系,我挤出一抹笑容,朝着少妇自我介绍:“嫂子您好,我叫王朗,也是单哥这才入狱的受害者一方,有些事情我想跟您谈谈。”

    我这边还没说完话,少妇突然情绪激动的一把握住我的手掌,唾沫横飞的喊叫:“大兄弟,单勇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了解我们家老单,他这个人就是嘴把式,平常连杀鸡都不敢,怎么可能会指使别人抢劫伤人,而且不瞒你说,我们虽不算什么大富大贵,但几百万还是拿得出来的,他绝对是被诬陷的。”

    边说话,少妇一边泪如雨下的佝偻后背注视我:“大兄弟,如果你愿意撤诉,你们被抢的几百万,我们家双倍送上,我可以去当护工,伺候你们被伤害的朋友,求求你啦..”

    我继续轻声安抚她:“嫂子,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弄清楚真相,这样,您别哭,你好好回忆一下,这几天单勇都和什么人接触过嘛,或者说他和谁发生过什么矛盾没有,比如他们公司的其他股东或者别的竞争同行。”

    少妇抬头思索好一阵子后出声:“我家老单除了爱喝酒,酒后喜欢撒泼以外,很少跟谁树敌,如果说矛盾的话,前几天我们一起吃饭时候,他好像接了李洁明一个电话,然后两人在电话里直接吵吵起来,事后老单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一个劲骂李洁明是个道貌岸然的阴谋家。”

    我抽吸两口后问:“那他们具体是因为什么吵吵起来的,您知道不。”

    “不知道是李洁明让老单退股,也不知道说加什么人的股进来,老单公司的事情很少跟我说。”少妇摇摇头道:“反正老单出事以后,他在东方建材的股份被李洁明强制退出来了,顶替他的是家叫天..天什么的小公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