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二十八章 夜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静。



    月,明。



    出诊而归的任以诚,提着医箱独自一人在小巷中漫步而行,向宝芝林走去。



    倏然,任以诚停住了脚步。



    一种奇异的感应在他心底滋生。



    他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屋顶上,在月光的映照之下,一个蒙头盖脸的黑衣人,环抱双臂,昂然伫立。



    无形中,对方的目光已将他紧紧锁定。



    心知对方来意不善,任以诚眉头微皱,凝神以对。



    下一刻。



    黑衣人骤然而动,似鹰隼般从屋顶上飞身而下,向任以诚扑杀而来。



    眨眼间,掌风扑面。



    “哐当。”



    药箱落地一瞬,任以诚不闪不避,脚下一顿,抬起右臂,磅礴劲力瞬间汹涌而出。



    “砰!”



    一声闷响,任以诚的拳头和对方的手掌撞击在了一起。



    劲力碰撞,两人同时被反震而出,连退数步。



    任以诚眉心微皱,适才这一招交手,他隐隐从对方身上感到了一丝细微的熟悉感。



    但眼下的情况却容不得他细想,只见黑衣人脚下轻点,已再次挥掌攻杀而至,迅猛绝伦。



    任以诚见状,脚步轻挪,身形微侧,躲开这一掌的同时,右掌一翻,虎爪破空,凌厉直取对方咽喉。



    黑衣人反应奇快,当即变招封挡,却见任以诚的左手虎爪已紧随而至,带着劲风向他面门抓来,欲摘他蒙面黑巾。



    未免暴露身份,黑衣人只得撤招躲避,以退为进。



    任以诚步步紧逼,每一招出手皆是毫不留情,狠辣非常。



    “砰砰砰!”“砰砰砰!”



    两人拳掌交锋,力道沉猛凌厉,碰撞激烈异常,好似重锤擂鼓,声音洪亮无比,不断回荡在这小巷当中。



    在这短短片刻之间,两人已交手数十招,但却始终是胜负难分。



    任以诚无意纠缠,一声冷喝,虎鹤双形骤然同出,力道催发间,雄沉迅捷,刚柔混杂,欲要一击制胜。



    然而,就这这时,黑衣人倏然变招。



    只见他双掌一错,翻覆间骤然带起重重残影,让人眼花缭乱,虚实难辨。



    “嘭”的一声。



    任以诚一时不防,顿时中招,被黑衣人一掌打在肩膀之上,气血翻涌,后退连连。



    “宝芝林的传人,不过如此。”黑衣人停在原地,冷然一笑,言辞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与讽刺。



    任以诚闻言,暗自平复气血的同时,毫不在意的掸了掸肩膀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花里胡哨。”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嘴硬到几时?”



    话音未落,黑衣人怒而出手,身形一闪,已再次攻至任以诚近前。



    “你试试就知道了。”



    任以诚洒然一笑,右臂挥动,竖掌成刀,沛然斜砍而出。



    “砰!”



    又是一声闷响,两人再次交手。



    黑衣人心知任以诚的力量丝毫不在自己之下,当即双掌一翻,准备故技重施。



    任以诚见状,心中冷笑的同时,也不再保留。



    他右脚猛然踢出,一招逼退了黑衣人。



    随即,就见他胸腹一鼓,吸气提劲的同时飞身而起,双脚连环踢出。



    劲风呼啸间,似有千钧之力,带起“嗤嗤”声响。



    赫然正是无影脚。



    “嘭嘭嘭嘭!”



    黑衣人猝不及防,登时连中四招,被踢出数丈之外,砰然坠地。



    第一次施展无影脚对敌,任以诚不知为何,刚才脑海中竟莫名的回响起了那首古曲,将军令。



    “咳咳咳···”



    黑衣人手捂着胸口站起身来,听他咳嗽的声音,显然是受伤不轻。



    他死死的盯着任以诚,眼中恨妒交加,心中更是暗骂不已。



    “该死,这个小混蛋的武功怎么会···”



    “如何?”任以诚淡淡道:“我宝芝林的武功可还看的过眼?”



    “哼,咱们走着瞧。”带着满心的不甘,黑衣人强忍伤势,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看着黑衣人消失的背影,任以诚也无心去追。



    对方虽然蒙着面,说话时还刻意改变了嗓音,但还是没能逃过任以诚的双眼。



    通过这一番交手,他已经认出此人正是纳兰康。



    纳兰家在广州城财雄势大,就算真的抓到他,也未必能拿他怎么样。



    何况,刚才任以诚那四脚已经足够他受的了,不好好休养些日子,他休想恢复过来。



    被纳兰康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夜色变得更加深沉。



    任以诚回到宝芝林的时候,已经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



    除了那个疯女人外,黄麒英等人都还没有休息。



    “这么晚才回来,病人的情况很严重吗?”十三姨问道。



    任以诚道:“还好,只是回来的路上耽搁了一会儿。”



    黄麒英打量了任以诚两眼,皱眉道:“你和人动过手了?”



    任以诚点了点头,道:“路上遇到了个小蟊贼,没想到还挺有两下子的。



    我跟他过了几招,总算没丢了宝芝林和师父您的脸,只不过最后还是不小心,让他给逃走了。”



    这件事情他本来不准备说的,却没想到竟然被黄麒英给看出来了。



    他心下暗自感慨,自家师父不愧是一派宗师,这眼力果然是非同凡响。



    “你没受伤就好,记得下次晚上在外边多注意安全,时间也不早了,都去休息吧。”



    黄麒英嘱咐了一声,便和吴娴一起回了房间。



    “对了。”十三姨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道:“艳红下午来找过你,只是一直没等到你,就先回去了。”



    “哦。”任以诚应了一声,随即忍不住有些好奇道:“话说,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十三姨道:“艳红这个人还不错,既热情又大方,我们又聊得来,交个朋友不是很正常吗?



    任以诚闻言一愣,愕然道:“可我记得你之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十三姨不禁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那不是误会了嘛。



    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只是介绍那个姑娘去醉月楼帮厨而已,并不是逼良为娼。”



    说完,她也不等任以诚再说话,直接扭头回了房间。



    “诚哥,快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小蟊贼?武功很厉害吗?”回房间的路上,黄飞鸿一脸好奇的问道。



    任以诚轻笑道:“小蟊贼嘛,还能是什么样子,蒙头盖脸的,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至于他的武功嘛,还算不错,跟我差不多,比你要高那么一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