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安四象

第二百一十九章 武后的期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过,当婉儿端着茶盘,施施然走到近前的时候,武后还是原谅了她。

    为什么不原谅呢?

    像婉儿这样玲珑剔透又存着少女情怀的女子,在皇宫里可是不多见的。关键是,她还那样有才学,和自己也有共同语言,因为有她的陪伴,才让武后的后宫生活多了几分乐趣。

    只要她不触及底线,武后对她的行为都可以一一容忍,甚至于,只要有她开口,武后都会多卖一份面子。

    说句实在话,在武后这里,婉儿的面子比她的亲女儿太平还要大几分。

    所以,今日面对张玄一他们,武后也做好了准备,等到关键时刻,婉儿一定会站出来搅局。

    她要是不这样做,那才奇怪了。

    现在看看,果然如此吧。

    像上一次见面时候一样,婉儿又把茶盏递到了玄一的手里,目光相碰,这一次,流动在两人之间的眼波,正是来自盟友的认同。

    “多谢婉儿姐姐。”

    自从来到紫宸殿,这是徐文伽第一次单独开口说话,很轻易的,这样短短的几个字,就引发了武后的注意。

    对了,还有这个小娘子。

    刚才忙着应付那妖道,都忘了还有她在身边了。

    武后猛然发现,徐文伽今天竟然穿的是女装,怪不得一开始没有注意她,原来都是因为她变了装束的原因。

    近些年她也没有见过文伽,印象中的她还是上次穿着男子长袍,身后背着个小篓,冷冷淡淡的样子。

    今日一见,背篓还在,可穿衣打扮完全是小娘子的样子。就连妆容好像都比之前有女人味多了。

    武后的眼神在她和玄一之间逡巡了一圈,别有深意的样子。

    “文伽,哀家听说,你最近要回家了,是吗?”

    开口说话,文伽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武后的刁难,不过,她的话还是出乎她的意料。

    这是什么意思?

    回家?

    “太后娘娘,我最近一直在缉妖司衙门居住,未曾回家。”

    “为什么不回去?”

    “哀家听说,你们父女已经和解了。”

    “和解什么?你是从家里逃出来的?”

    完了完了,武后轻巧的几句话,就让刘冕瞬间破功,傻里傻气的话,再次出现。

    实在是让人扶额,玄一偷看徐文伽,此女现在的表情像吃了辣椒一样,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当然,这种尴尬也怨不得刘冕,谁让他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呢。

    在缉妖司,人家都是心照不宣,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有刘员外,那是真真的糊涂。

    在跟着张玄一破案之前,他在缉妖司就是第一号的大闲人,平日里,十天得有八天都找不到他的人影。

    一则是,他实在对这不伦不类的部门没有兴趣,他自认确实没有建立大功业的能力,至少,比他爷爷是差远了。

    可他也是个正经的爷们,世家子弟,却没有被派上一份正经的差事,来到了这类似鹰犬爪牙的地方。

    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气不顺,自然也不愿意来上工。也正是因为这份懈怠,才让他消息滞后,早就传遍缉妖司的秘闻,他还是到今天才知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还是抓紧回话吧!”文伽气鼓鼓的,武后看她这副样子,也是笑的咯吱咯吱的。

    “怎么?你没有在缉妖司提起这件事?”见了刘冕的反应,玄一也是一脸震惊。

    他原本以为,对徐文伽,缉妖司里的人全都是心照不宣而已,毕竟,听说她已经在这里呆了半年左右了,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就算她再守口如瓶,也不可能瞒得住所有人。

    尤其是刘冕这样的,好歹在缉妖司也是个官员吧,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真是奇也怪哉。

    几人斗了几句嘴,这才想起这是在紫宸殿的大堂上,而他们的眼前,正是拥有这帝国至高权威的女人。

    他们的一言一行,全都被她看在眼里,她现在肯定是觉得自己看了一场免费的好戏。

    果然,老妖妇满眼都是兴奋,乐的跟什么似的。

    “看来是没有回过家了。”

    “文伽,”武后顿了顿,文伽会意,这是在等着她接话:“是,臣女在。”

    “在缉妖司当差,有意思吗?”

    这件事真的是峰回路转,就在刚才,人人都猜测,武后是想介入文伽的家事,给她几句教诲。

    却没成想,她话锋一转,竟然转移到了徐文伽的工作问题上。

    “回禀太后,非常有趣。”

    “臣女的父亲是大理寺少卿,平日里也是负责刑名之事,臣女耳濡目染,总也有些经验。”

    “这一回,到缉妖司办案,也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这还要多谢太后娘娘的恩典。”

    太后的恩典?

    这个小娘子,怎的变得这样嘴甜了?

    太会说话了。

    看来面对老妖妇,就连倔强的她也不得不变一变风格了。

    “这就好。”

    她忽然站起身,展了展衣袖,从高阶上踱步下来。婉儿连忙上前,搀扶住她。

    其实,本来不必如此。

    武后才六十多岁,而且保养得宜,身子骨好得很,行走无碍,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

    婉儿这样做,一则是习惯使然,她伺候在武后身边也有十几年了,早就业务纯熟。

    再者,她嗅觉敏感,没等武后开口,她就能感觉到,接下来的话题,或许和自己有点关联。

    武后看向在场的女子,微微笑道:“照实说,你们这些小娘子是做到了哀家做不到的事情啊!”

    “不论是文伽还是婉儿,你们都可以随意进出宫廷,逍遥自在,很多时候,细想起来,哀家还真是羡慕你们。”

    “哀家十四岁进入宫门,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五十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匆匆流过。”

    “你们这些小娘子,一定要抓住机会,努力成就一番事业。”

    她怎的会这样说话?

    一向冷漠的徐文伽,连连道了几声好,脸上现出了震惊的表情。

    她和武后根本没有见过几次,也算不上了解。

    但以她平时听到的那些风声,还有自己的观察,这位老人家绝对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这一回,怎的会说出这样体贴入微的话。

    总让人觉得,有一种阴谋诡计的味道。

    然而,她再震惊也不会超过张玄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