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第674章 生死血战,因果加深【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紫薇星域,天枢祖地,冥王宫中。

    冥皓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天河中的投影,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只是,他的双眼之中,道痕的气息却极为浓郁。

    “皓兄,判定如何”

    这时候,一簇幽魂陡然之间如流星一般飞来,并刹那之间落在了冥皓的身边。

    那一簇簇的幽魂汇聚之后,化作了一名身穿鹅黄纱裙的神秘女子。

    这女子明眸皓齿,只是双眼之中的眼瞳呈现出了七星心态,看起来如七星皆在其眼中。

    七星,正是杀破狼等七大星耀。

    “原来是琴仙子。”

    冥皓见这女子前来,不由微微一笑,反而抱拳躬身行了一礼,态度颇为恭敬。

    这鹅黄纱裙的女子琴仙子微微颔首,道“皓兄有何见教”

    冥皓沉思了片刻后,才肃然道“妥。”

    琴仙子沉吟,道“的确如此,只是,此番若是交出,那这一局即将掀开,怕是会有某些未知变化。”

    冥皓背负双手,看向了远方的天河,道“临道之道,甚于无道。到这一步了,不交出又如何交出又如何呢”

    琴仙子道“你麾下冥王宫,没了。”

    冥皓道“我在,冥王宫就在。”

    琴仙子道“炎姬怕是坚持不住了。”

    冥皓道“所以赶紧出手,丢出去,剩下的就是临道那边事情了,与我们无关。”

    琴仙子道“好,那此事就这般去办了。”

    冥皓道“其实如这般事情,我们的意见从来都不重要,只是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给出一个决定而已,不是吗”

    琴仙子道“皓兄何必看得如此清晰呢”

    冥皓道“我也不想,只是这局势已经明朗了。”

    琴仙子道“为何忽然便走出了这样一步”

    冥皓道“玄功不能再蜕变了,小世界极限也只能沉淀第一层,这就意味着,所有的因果无法跨越第二层。不削的话,这功法等同于白废,所有付出毫无意义。

    既然如此,你想,上面怎么会同意

    既然如此,那自然也会有妥协。

    所以两大皇子之战是必然,甚至这期间,会玄功者都会被削。

    所以,苏梦炎姬是必死的”

    琴仙子道“是,的确是这般,只是还有一人,我们忽略了,那便是羊巅峰,其来历更加神秘。”

    冥皓道“时光之法追溯到了此人身上之后,落在了孙成峰的身上,这是一个变化的因果,此人早已经是断命的命格。

    就是此人已经死了,却莫名的超脱了因果而活着,所以那苏忘尘将因果套在了此人身上,抢了忘尘寰的资源,为了购买混沌珠,打死苏离。”

    琴仙子道“是这样吗”

    冥皓道“尘寰枢纽天幕不会记录出错,那代表了谛听之心。

    谛听都信不过的话,我们还挣扎什么等着抹脖子就好了。”

    琴仙子道“那羊巅峰到底是不是苏忘尘”

    冥皓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具体就是,苏忘尘杀了孙成峰,却复刻了他的命格,套了个羊巅峰的名,然后做了这般事情。

    所以不存在羊巅峰之所以这世间还流传着他的传说,说到底还是栽赃的。

    因为这般事情但凡有人做出来,必定会效仿,然后做出人神共愤之事,并表现出羊巅峰的模样来,羊巅峰便承受了这样的因果。

    说到底,其实这世间是没有羊巅峰的,苏忘尘开了个头,便连那乌烟三瘴气做坏事留名都是衍化出羊巅峰的气息。”

    琴仙子“”

    琴仙子道“那孙成峰已经死穿了吗”

    冥皓道“忘尘寰已经没有了名单记录,说明已经没了,这说明,那苏忘尘已经将其杀穿之所以还记得,是因为目前的时间太短。

    大概再过天,其存在的痕迹就会彻底消失,而当其消失之后,没有了孙成峰,羊巅峰的因果自会同样消散。

    到时候,有些事情就会出现颇为可笑的变化所有相关羊巅峰的投影,会显化出原形。

    就是说,苏忘尘做了的就是苏忘尘的原形,乌烟三瘴气做了的,就是他们三个的原形。”

    琴仙子道“原来如此,所以,这世间说到底就那么几人修行到了第三层”

    冥皓道“这是上面下的结论,不是我判定的结论,所以你问我的判定,我也是这个答案。”

    琴仙子道“那么你私人的判定呢”

    冥皓道“你觉得我能比上面更强吗”

    琴仙子“”

    冥皓道“我开始就说了妥。妥当妥了的意思。好了,此事我们执行便好,不必过分关注琴仙子可以放心去做了。”

    琴仙子忽然道“若是苏梦死了,那么那位呢”

    冥皓道“存在于不存在的时间之中,当然是不存在了。”

    琴仙子道“那我明白了,皓兄,我先行一步。”

    冥皓点了点头,微微抱拳行了一礼,然后便不再说话。

    琴仙子走了许久之后,冥皓转过身,来到了一幅壁画前。

    这一幅壁画上,到处都是鲜血。

    但是在鲜血之中,却绘画着天衍族的一些古老遗迹的痕迹。

    在那些痕迹之中,仿佛有着一个个燃烧着血液火焰的人影闪烁了出来。

    冥皓抬手凝聚出一支笔来,在画卷上点了点。

    顿时,那支笔便蘸上了一团浓郁的血痕。

    这是一些很奇怪的血墨。

    血墨蘸上之后,冥皓拿着血笔,忽然在那画上的一道人影身影狠狠一划。

    那画卷上的人影原本还似乎很欢乐的跳动着,却忽然挣扎了一下,脑袋就这样的滚落了下来。

    接着,那人身上开始燃烧起熊熊的火焰。

    这火焰之中,一个血色的人名漂浮了起来炎炎。

    随后,冥皓又这样划了一道。

    只是这一道划出一半之后,那天衍族的古老遗迹之地,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仿佛自那古老的遗迹之地破开虚空而来。

    他出现在了画卷上,并忽然抬手一抓。

    “轰”

    虚空一震,冥皓手中的笔猛的一颤,接着根本控制不住的飞入了那画卷之中。

    随后,那画卷之中的白衣青年将那支笔拿了过来,对着冥皓的脑袋一划。

    “噗”

    冥皓的脑袋猛的一颤,神魂崩裂,脑袋顿时便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轰”

    刹那之间,冥皓的脑袋和身体全部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而这里,仿佛也成为了一幅画。

    那白衣青年眼眸冰冷,神情冷漠。

    “当你将画中人当成画的时候,画中人的眼里,你也不过是一幅画而已。”

    那男子语气冷漠的丢下了这样一句话,随即,他转身看向了那火焰之中熊熊燃烧着的炎炎,忽然抬手汇聚那支笔,在那火焰外围,画上了一个圆圈,并勾勒出了七彩琉璃之色。

    “去吧,救不了你,就镇压你。不用挣扎,安心在其中好了。

    终有一天,你会再见天日。”

    那男子轻声开口,随即屈指一弹,那琉璃珠陡然之间化作流星,穿透无尽天河,自远方飞射而去。

    “冥皓死了。”

    忽然间,这个消息轰动了这一方天地的上层。

    冥皓。

    一位领悟造化九道的神王。

    在神王的层次,智力要叠加造化才能形成蜕变。

    九道造化,便相当于造化层次的底蕴领悟过九次。

    领悟九次造化,智力层次未必一定会提升。

    但将神王层次当成是一个全新的,那么九道造化,便相当于1点智力和9点智力的区别。

    十八层智力之后,每一层的智力,都被称之为天枢。

    一道天枢,便是一道鸿沟,其中至少要累积九重造化才可以形成蜕变。

    这样一尊造化神王。

    忽然死了,毫无征兆。

    没有任何人知道是怎么出手、又是谁出的手。

    所有一切皆无法窥视。

    琴仙子再次看到冥皓的时候,娇躯都不由颤栗。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脸色无比的苍白,无比的难过。

    事实上,到了这样的层次,每一次的生死他们其实都可以置之度外。

    因为死亡对于他们法而言,几乎已经是不可能发生之事。

    可一旦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没有所谓的本源,也没有所谓的轮回印。

    领悟造化者,已经脱离了那些基础的层次,因为处于大世界因果之中,生死规则是无比苛刻的禁忌。

    活就是活。

    死就是死。

    “皓兄,没有想到,先前一见,却是永别。”

    琴仙子低叹,心中无比的难受和不安。

    她似乎隐约觉得,在临死之前,冥皓的那些话,终究还是话里有话。

    可是,这其中的秘密,却需要仔细去探查了可,一旦探查,恐怕一定会踏上冥皓的老路。

    冥皓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触碰到了极大的禁忌。

    琴仙子有感觉,她能查出原因来。

    但是在权衡之后,琴仙子放弃了。

    “抱歉,皓兄,一路走好。”

    琴仙子吊唁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而这样一件事,却是暂时被压了下来。

    因为战斗还在继续但是却处于暂停的状态。

    苏忘尘没有出手。

    苏离也没有动手。

    只因,苏忘尘在等苏梦出现。

    而苏离,则似乎在判定苏忘尘的那种道的说明。

    而这样的情况,也让很多人都无比的哗然。

    很明显,苏离的路真的走错了,立了正确的道,却在第一个领悟的时候就错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丢人现眼那么简单了。

    这是颜面和威信全失。

    “轰隆隆”

    便在此时,天帝宝库上方的天空,出现了一幕无比震撼的场景。

    九只巨大的骨龙,拉着一口黑色的巨大古棺。

    古棺上,有着一座座古老的血碑。

    古棺上,血碑上方,一只七彩玄雀静静的站立在了上面。

    古棺下方,还在滴血。

    每一滴血滴落而出,都会在虚空剧烈的燃烧起来,化作炽烈的熊熊火焰。

    这样的一股气息,毫无疑问便是炎姬也就是苏梦的气息。

    苏离抬起头,看向了虚空之中的古棺。

    熟悉的场景,却已经是不熟悉的因果。

    “天皇子,苏皇主。”

    玄雀身影一动,飞天而起,化作了诸葛九凤。

    随后,无数血碑飞天而出,化作一圈圈的血碑符文,环绕着诸葛九凤飞舞着。

    这时候,巨大的黑色古棺中,棺盖忽然一震,自信的推开。

    一缕血光自棺中喷出。

    血光之中,一道人影漂浮了起来。

    其浑身是血,七窍被削,已经有些面目全非。

    其三魂七魄,早已经有些破碎不堪。

    这般情况,显然和九窍神胎的情况相差无几。

    苏离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啧啧啧,苏离啊苏离,这就是你的女儿啊”

    “你看看,你看看你所凝聚的希望之源,所汇聚的万世曙光,汇聚到头来落了个什么”

    “这就是你所谓的希望之源”

    “这就是为众抱薪,却被逼迫死于风雪。”

    “我忽然都有些替你不值。”

    “当我帮你做件好事”

    苏忘尘说着,忽然衍化极道天脉战魂和极道的仙魂。

    “轰”

    那一刻,苏忘尘施展的是天脉审判罪域灭神道,只是以玄功模拟出了绝世的弑神枪的杀道。

    “噗”

    这一击,苏忘尘当真如他所说,显化出了真正的战力。

    战力增幅笔直之前强了至少千万倍

    一击之下,苏梦身上炸开足足一百零八道仙光。

    然后,所有的光芒在刹那之间崩灭

    这一幕,苏离似乎还没有能回过神来。

    因为,苏忘尘的定身术施展的同时,动用了一缕大时间术。

    苏离的心微微一沉。

    苏忘尘却忽然说话了。

    “是不是察觉到了一缕大时间术的气息对吗你女儿苏梦,彻底的死了”

    苏忘尘说着,又道“我已经提醒了你你的道错了,所以你定下的所有规则都错了

    所以再万无一失的计划都绝不会是万无一失的”

    苏忘尘说着,又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是不是觉得,我难道不该与你演戏,难道不该震碎苏梦的元神的时候,将其吸入混沌珠中假装炼死对吗

    你猜,你猜现在是我们在演戏,还只是我们所有人在演你”

    苏忘尘说着,忽然看了诸葛九凤一眼,道“九凤,你知道我是羊巅峰吧”

    诸葛九凤道“羊巅峰是你以玄功变化出来的。”

    苏忘尘耸了耸肩,道“看,演到头,演了你自己。”

    苏离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忘尘又道“但,不要怪我怪只怪,我和你立的道其实是一样的,甚至,我付出了一切,却得不到不朽浅蓝的真心守护

    得不到的东西,我会亲手毁灭

    当然,得到了我也会同样的亲手毁灭

    就像是姜鸾一样

    至于苏梦她活着太累了,所以还是死了更实在。

    现在,你可以狂化,入魔,狂怒了。”

    “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假慈悲,继续装作心死如灰,然后彻底放弃反抗等等一切。”

    “反正,你的每一种选择,都在我的所有判断之内。”

    “很抱歉,用两万年构建这样的世界来欺骗你。”

    “但如今,这一幕我也已经等不及了,是该收网了。”

    苏忘尘说着,抬手抓回弑神枪。

    弑神枪在他的手中化作了血色的混沌珠。

    上面,还沾染着苏梦的鲜血。

    “是不是难以置信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不可能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暴露你我都拥有大时间术的一缕因果”

    苏忘尘笑着,继续走近了苏离。

    然后,他抬手一抓,将那古棺之中苏梦的尸体抓了过来,往苏离眼前一推。

    “你也会玄功,你用懂得谛听之法,你看看到底是还是到底不是

    你不是拥有冥想天书之法吗你冥想试试看”

    苏忘尘的语气冷漠,充满了嘲讽。

    诸葛九凤转过身,没有去看这一幕。

    她比谁都清楚,这到底是不是苏梦。

    因为这一切,她充当了帮凶。

    甚至将苏梦镇压的过程,她都是被逼迫而出手。

    所以这就是苏梦。

    而苏忘尘已弑神枪杀出的刹那,所有和苏梦关联的轮回因果,全部炸了。

    弑神枪

    天道凶煞异宝。

    在这样的杀戮之法下,苏梦不可能还有活路

    苏离的身体颤栗,整个人仿佛在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他的身体颤栗着,却还是抬手衍化出了天书。

    天书显化出金色的书页,其中出现了一只眼睛。

    那一只血色的眼睛朝着苏梦看了一眼。

    刹那之间,苏梦的身上,因果轮回等气息流转,仿佛显化出了其曾经存在过的所有的身份。

    那一场场轮回与变化之后,回到了最初的因果,那画面,恰恰定格在了苏梦的身上。

    “父亲”

    “从定下这个计划开始,女儿便知道,这一次已经成为了父亲的拖累。”

    “所以,女儿会努力的去完成这个计划。”

    “可若是有一天失败了,请父亲一定不要伤心和难过,那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所以,若是有一天女儿的记忆禁区被打开,暴露了所有秘密,那么这一份遗书也一定会被发现。”

    “他们多半也不会让其呈现出来。”

    “但我希望,这记忆禁区是被父亲您的天书开启,这样,女儿就可以和父亲说最后一段话了。”

    “父亲,您要相信”

    苏梦的话没有说完,就中止了。

    因为天书呈现的金色书页已经自行的燃烧了起来,上面的眼睛似乎也开始淌血,并自行的燃烧了起来。

    这天书以及天书之眼,似乎也因此而被废弃。

    苏离默默抬手,汇聚业力,将苏梦的尸体静静火化。

    他闭上了眼,身后却显化出了佛塔法相,整个人宝相庄严。

    “这一套是不行的”

    “交出该交出的东西,放弃大时间术的因果”

    “这些给我,我给你个痛快”

    “不然,还有一份礼物等着你”

    苏忘尘淡淡开口,随即又冷厉的看了诸葛九凤一眼,道“带上来”

    这时候,诸葛九凤抬手一拍那黑棺。

    黑棺之中,血水流淌而出。

    无尽的血水汇聚之后,化作了一颗人头。

    人头凝聚之后,化作了魅儿的人头。

    “你们母女重逢了。”

    苏忘尘一字一句开口。

    “夫君”

    魅儿开口。

    这个魅儿是来自于哪里的魅儿呢

    这是来自于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魅儿。

    她被带出来了。

    当炎姬进去的时候,这一切似乎已经注定。

    苏离叹道“好,东西我给”

    “不”

    “夫君不要给”

    魅儿惊喝一声,忽然,虚空中出现了一口无比巨大的殒魂茶罐,狠狠朝着苏忘尘攻杀了过去。

    “轰”

    苏忘尘手指一掏,自耳中掏出一根金箍棒,狠狠一抽。

    “轰”

    整个天帝宝库仿佛都炸开了一样。

    殒魂茶罐一震,却并没有被砸飞,反而和苏忘尘激战了起来。

    “天脉审判”

    “弑神轮回”

    苏忘尘忽然变得无比强大,仿佛战力又凭空拔高了一层。

    在那殒魂茶罐震飞了金箍棒的时候,苏忘尘的手中那弑神枪再次出现,一枪杀出。

    大时间术再次出现

    结合定身术与纵地金光。

    苏忘尘的身影陡然之间已经出现在了魅儿身前。

    “噗”

    魅儿被一枪刺穿,顿时炸成一片血雾齑粉。

    与此同时,那殒魂茶罐定格了片刻之后,纷纷破碎。

    其中,茶罐之中,出现了大量的时空锁魂塔的碎片。

    而这些碎片出现的瞬间,漆黑色的镇天棺猛的喷出一道血光,将这时空锁魂塔的碎片吞噬其中。

    苏离的双眼一片血红。

    无尽的希望魂毒直接蠢蠢欲动。

    “苏离”

    虚空炸开一条血河,天帝宝库仿佛都崩开了。

    一道太极图沟通天地长桥,桥上,苏叶手持诛仙四剑飞奔而来。

    他看到了魅儿苏梦的死,却终究来迟了一步。

    他狂怒之极,咆哮如狂,呵斥着阻挡着他前来的诸葛浅蓝。

    而此时的诸葛浅蓝和冰魂天女则不敢正眼去看苏离。

    “啊”

    苏叶的太极图炸开毁灭的因果之力,狠狠杀向了苏忘尘

    “等你们这群臭虫、毒瘤很久了”

    “悟空,临”

    刹那之间,苏忘尘变身,化作孙悟空,火眼金睛,身体巨大无比。

    这不是孙悟空,而是极道状态版本的祖龙魔,血色的恐怖魔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