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学神他家里有矿

正文 第604章 告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知许推门进去,光照不到的暗处笼着一团模糊人影。

    啪嗒。

    他打开灯。

    大厅明亮空荡,安静的只能听到脚踩在粗劣水泥地上的细微声响。

    “唐栀。”宁知许叫人。

    坐在沙发上的姑娘僵硬转头,表情说不出悲喜,眼里一片麻木空洞。

    大概有几秒钟,她盯着他,似乎在辨认来人。

    然后,她说:“陈安歌走了。”

    五个字,轻飘飘落下。她想表达自己还好,想尽力扯出微笑,可是嘴角动了动,眼泪先淌了下来。

    陈安歌不喜欢她哭,唐栀两手胡乱在脸上擦擦,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许爷,我要回家了,这个给你。”

    她摊开掌心,上面静静躺着一枚银色钥匙。

    台球厅钥匙一共两把。

    宁知许的在他裤袋里。

    唐栀拿的这个是陈安歌的。

    这世界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是每次当你觉得马上要迎来曙光时,现实都会给你重重一击。告诉你,这就是生活。

    陈安歌走了。

    在一个很晴朗的、再寻常不过的一天,他用一种近乎绝情的方式割断和唐栀的联系。

    他的告别只有一张字条、一枚钥匙、一盆绿萝,以及摆在床头柜那个被黑色塑料袋罩住的洋娃娃。

    字条上只有寥寥几字。

    ——唐栀,未来路途漫长,千万别回头。

    仅此一句,再无多余赘述。

    他字不好看,唐栀二字却格外方正。

    整整两天,唐栀没哭没闹,按时吃饭,定点睡觉。照旧精心照料窗边那盆绿萝还有门外花草。

    像是完成一种使命,她替陈安歌等着宁知许回来,亲手把钥匙交给他。

    台球厅是家。

    家里要有人等。

    现在任务完成了。

    她也该回家了,回到她该回的位置。

    ............

    傍晚,是陈安歌先来的电话。

    宁知许趴在天台围栏上,看远处车流把这座城市割的四分五裂。

    这通电话,他一点都不意外。

    陈安歌欠他一个解释。

    电话接通,双方良久无言。

    直到听到他那边传来的嘈杂声,宁知许才哑声问:“在哪?”

    “火车上。”

    陈安歌站在两节火车连接处,指间夹着燃着的香烟,烟灰扑簌下落。门窗上映着少年疲惫颓废的脸。容貌精致依旧,却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

    “去哪?”宁知许想摔手机,想骂人,但更想知道他要去哪。

    “不知道。”

    这是直达婳城的火车,可陈安歌并不想回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他只是要离开,去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想好的地方。

    宁知许压抑地、痛苦地声音从牙缝挤出,攥紧握在掌心的平安符。

    “陈安歌,我给你求了平安符,我他妈还没给你。就差两天。”

    他就比预定归期晚了两天。

    就两天。

    陈安歌靠着车门笑,香烟燃尽,他一口没抽:“你他妈不是不信这些。”

    他也不信。

    可他想要这个平安符。

    日子过得太苦了,他也盼望着福运降临。

    陈安歌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才两天,他开始想念这条狗了。

    可是他也没有回头路了。

    陈安歌说:“唐栀她右耳听不见了。很久了,可我才知道。是因为我。许狗,我有点扛不住了。”

    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的。

    没用。

    和两年前看陈安歌倒在血泊里时一样,内心深处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再度席卷而来。

    宁知许说不出,我有钱,南意有钱,曲泊阳有钱,韩理有钱,我们都可以给她治病,这样的话。

    他是世上另一个陈安歌。

    知道他所有挣扎和无奈。

    陈安歌是在彻彻底底和唐栀告别。

    平安符的尖角戳的他掌心生疼,宁知许想再疼一点,提醒自己,也提醒他:“陈安歌马上就会好了。一切都好起来了。”

    人总要靠着点什么才能活下去。

    陈安歌笑,眼里一片荒芜寂寥:“你不信佛,我不信这世道。太操蛋了。”

    火车到站,车站的路灯映了进来,微弱的一小块橙色光亮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陈安歌垂眸,想起了台球厅大厅那盏橙色的灯,温暖明亮。

    他张开掌心,五指收拢,抓住了光。

    他说:“许狗,哥哥要去浪迹江湖了。”

    火车停靠在婳城前一个叫不出名的小站。

    整节车厢只有他下了车。

    凌晨时刻,万籁俱寂。站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