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红城

荒原红城最新章节 第896章 削发明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我简单又简单的行李,小艾看不懂了,问我为啥只带这么点衣服。



    “好多衣服都是在喀什这边穿的,出去再穿不合适,感觉会被人一眼就认出从南疆来的。所有勉强够换洗的,之后我会再买几件。”



    其实这些衣服不重要,我觉得上半身有一件外套、羽绒服和t恤就足够了,下半身就一条裤子,另外袜子什么的多准备一点。这一半是没有放羽绒服的结果,那件羽绒服暂时在南宁和上海都用不上,所以我打算交待给小艾回头寄过去。



    箱子里空出来的地方打算冷冻些羊肉给陈琰家里带回去。出门去买羊肉,打算回来冻冰箱再说,陈琰打来了电话,让我别带任何特产。



    “我们要轻装上阵,转机要耽误不少时间,你带什么都不合适。我已经让小萨帮忙给快递了一些特产,别把自己搞成逃荒的。”



    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很有道理,我曾经也是一个行李越少越好的人,就没有再考虑别的,把背包里的一些路上不需要的东西全都装进了行李箱。背包里就一台电脑,电脑其实也可以不用带,带着电脑也只是个习惯,毕竟现在只要有‘灵魂伴侣——手机’就足够了。



    小艾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我以为她会有点舍不得我。就问她为啥不开心了。



    “你刚才说怕被人认出是喀什来的人?为什么?很丢人吗?”小艾问我,语气里充满着不满的侵略性。



    “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好,会有人动坏心思的。”



    我听说过这么一个事,是真事,曾经有外地流窜的坏人专门到南疆农村用假钞买东西。因为当时很多大爷都不懂识别假钞,内心也不认为会有假钞,最极端的是用不值钱的外币骗说是新的钱买东西。



    还有的情况就是类似碰瓷,看你好像是农村来的或者是社会底层,就欺负你没有背景或反抗的能力,给下套挖坑。一个例子是有新疆游客去某地旅游,结果进到某个店里或企业里,对方装作很热情的接待你,你说你是喀什的,他就会说他是阿勒泰的,反正几乎没有人核实真假。



    这种人的骗术很高,全国各地的情况他们都很了解,需要是哪里的就可以说出很多当地的风土人情。而且很是热情和真诚。



    这样就是感觉老乡见了老乡,防范的心理一下就没了。骗子假装和你很熟悉、很亲热,然后也会告诉你这些购物点的东西都不好,都是骗人的,因为是老乡,他带你和你的朋友去到里面,给你看真的值得买的东西。



    或者表现的和你一个人很熟悉,之后给和你一起的一个旅行团的人说是你很好的朋友,然后给他们优惠,拿你的个人信誉做保证。



    “类似这样的事不光是针对喀什的人,是会针对任何他们认为能欺负的人的。所以,我不是歧视或嫌弃,我能在喀什生活两年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我是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你看我晒的这么黑,头发又乱,耽误坏人骗钱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说道。



    “哈哈,你还知道你自己长的难看啊。对了,我来给你理理发,你的头发是挺难看的。”



    我的头发不难看,我只是一种自嘲的说法,我找的可是喀什市中心自己开了十几年店的托尼给理的发。



    不过小艾高兴就好,问了问她会不会理发,她说她从小就学,以前家里男性们的理发都是她包了。



    小艾回自己家,没几分钟就拿来了洗剪吹的工具,一个手动的推子,一把梳齿的剪刀,一把美发剪刀、削发器和围兜。



    看她的东西还挺全挺专业,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让她给剪一剪。



    大意了,我真的是太看好小艾了,但在当托尼方面她远还没有成就,顶多也就是个工具齐全。



    “你剪过羊毛吗?”看着羊啃过的草地一样的发型,我哭笑不得的问小艾。



    “剪过啊,怎么了?”



    “你能像给羊剪羊毛一样给我来一个寸头吗?”我不讲究发型了,这头发没办法修了,只能剪短,寸头也许还能凑合着看一看。



    “你早说啊,剪短是我最擅长的,带发型的反而不好剪。”小艾仍然很自信的在我头上操作着。



    然后我就怀疑小艾对寸的理解有问题。



    “小艾,你这个不是寸头吧,这是光头。”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圆镜里的我,我彻底放弃了。



    小艾坚持这就是寸头不是光头,她说光头是要用剃刀刮的,寸头是推子和剪刀推剪出来的。



    黑黑的脸,头顶可能是不到五毫米的头发,露出了白白的头皮,看上去诡异而搞笑。没洗澡,头发太短,直接烧了点热水洗了几遍头就干净了。



    算了,不批评小艾了,以后还是不能找她给理发了。因为去南宁的飞机时间很久,所以陈琰的订的票比较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小萨和陈琰就开着车来了,给我说热依罕想来的,没让她来,孩子虽然还在睡觉,边上一定要有人。



    陈琰看到我吓了一跳。



    “老李,你这是打算出家还是明志啊?太像是号子里出来的人了。”



    “施主,本方丈自东土来,往西天去,特来剃度有缘人,你随老衲云游四海吧!”



    我也不能当着面小艾的面抱怨,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又解释说怕南宁热,怕国外理发贵,所以干脆凉快点。



    “你这个形象好,我家那边社会人多,你能唬住!记着要少笑,即便是笑也要笑的很霸气!”



    而我内心想着要买顶帽子,要不然这还真不好意思走大街上,现在太早了看来要去南宁买帽子了。



    这段旅程还真是久,因为转机是在成都转的,转机的时候特意给小米和雷佳佳各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一下。



    到南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种沿海特有的湿气和味道。



    到的时候很晚了,陈琰的一个朋友来接的飞机,我在陈琰结婚的时候接待过他,算是认识。



    陈琰没有带我回他家,而是先把我安排住进了酒店,之后他自己才坐朋友的车回家。



    从他给家里人说要娶小萨的时候,他家里人就没理过他,所以这次不知道会不会吵起来。



    我的担心有点多余,没多久他就发消息说到家了,让我赶紧休息,明天不安排什么事,说晚上请我和他家人一起吃饭,白天就让我睡个懒觉自行安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