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债王到资本王者

债王到资本王者列表 第四百十二章 熔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资本市场各方而言,今日股市走低并不奇怪,毕竟昨日尾市出现过异动。   对于散户而言,他们只是通过昨日尾盘走弱得出的判断,但对于今日引发暴跌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   对于机构投资者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清楚利率飙升意味着什么,只是股指期货下跌的幅度有点超出预想。   股指期货开盘暴跌,根本不给联合资本任何机会,一时间乱作一团。   威尔逊、罗威等在得知利率飙升之后,也意识到今日不会太好,并作出了出货的决定。   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局势崩坏的这么快。   这算不算无妄之灾?   游资冲击南港资本市场他们知道,能不能对南港造成实质性损害,在两可之间。   关键还在于时机不好,联合资本正处于满仓阶段。   确切地说,联合资本陷于泥潭之中拔不出腿,跑都跑不掉。   其实在沈度打光了所有筹码之后,他已经达到目的,死死拖住联合资本。   换个说法,如果沈度不知道变盘时间,他在股指期货上疯狂做空,打光了现货筹码,期指上做空岂不是给别人送钱吗?   沈度有钱,人家联合资本也不是善茬,绝不会允许股指期货下跌。   哪怕只是稳住现货市场,熬到股指期货交割日都能粉碎沈度的阴谋。   更何况眼看着股指期货巨量空单,那可是财富啊,空方想赚钱,多方也想赚钱,把股指打上去这笔巨量财富就是自己的。   现实是,南港资本市场上两股势力一直在为此较量。   沈度这个大空方想往下砸,联合资本用巨量资金顶住盘面,不允许下跌。   多空双方比拼的就是财富,谁的钱多谁就是胜利者。   只不过前期联合资本有点大意,没有意识到有人刻意做空,总以为是市场上的获利盘在套现出局。   当然,联合资本现在已经意识到盘中这股势力不怀好意,根本不是所谓的市场投资者获利出局。   现货市场上做空需要足够的筹码,空方打压总会有力竭的时候。   无疑联合资本足够自信,钱不是问题,十几家机构联合体完全有资本藐视对手。   事实上沈度也确实打光了筹码,联合资本也将进入推升恒指上升的关键时刻。   一旦联合资本发现空方打压力竭,必定进入打反击阶段,催生一波上升行情。   这只是正常情况,联合资本没有能力控制意外。   重要的是,沈度很好地利用了这个意外,所以,联合资本必须悲剧。   剩下一天两天时间,威尔逊他们根本逃不掉。   沈度知道10月23日这一天变盘,但是威尔逊等并不清楚,所以他们倒霉了。   更何况联合资本还存有侥幸心理。   大盘狂泻,抛售肆虐,想阻挡吗?   威尔逊、罗威等又不是傻子,已经放弃了抵抗,他们知道逆势而行的后果,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改变方向,变现自己手里的筹码。   才刚醒悟啊,来得及吗?   走到这一步,联合资本被沈度坑死了。   市场中永远都有两大阵营,做空和做多。   无论是威尔逊、罗尔,还是联合资本其他成员都不意外,内心讲,他们更希望有那么一个旗帜鲜明的对手。   信心来自于自身实力,在这之前的若干次操控资本市场行情,联合资本根本没有对手。   十几家机构这样一个联合体,实力强大到完全可以藐视任何力量。   八月以来的调整,以及后来的多空对抗,联合资本不断增加资本金,承接下所有的打压。   不是联合资本傻,是正常反应。   一个小股民手里拿着几千几万股,感觉市况不好,随时可以抛售股票。   联合资本不一样,他们手里掌握着天量筹码可不是那么容易变现的,只能进不能退。   而沈度恰恰利用了联合资本这一点,一步步走到现在。   可惜,威尔逊、罗威等不知道这是沈度挖的陷阱。   联合资本被拖入泥潭之中。   金管局新举措就是转折点,利率飙升必定引发市场恐慌情绪。   汇市、债市、期市存在着大量的杠杆。   尤其是昨日尾盘股指期货杀跌,资金需求暴涨,而且全都是港元。   换言之,货币出现了拥挤。   大家都在抢,但是抢不到。   作为投资界的精英们谁不清楚灾难来了?   整个市场上,谁要是继续看多股市,那一定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   关键还在于,股市、股指期货、汇市、政策面等全方位配合默契,连贯的线条让人一目了然。   这两天股市抛盘汹涌,更兼昨日尾市暴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资本市场上的精英们连贯在一起,结局呼之欲出。   皇甫贤达躲起来了,大概率讲,不会再与威尔逊他们见面。   当天征询沈度意见的时候,心里至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哪怕他听取了沈度的建议,也不敢断定股市就真的走到头。   这是一个演变过程,而且皇甫贤达消息来源快捷,金管局的动作第一时间反馈到他那里。   皇甫贤达一边抛售股票一边密切关注形式变化,利率变化尽在眼中。   一切的信息汇总起来,皇甫贤达越来越笃信沈度所言绝非虚妄,灾难真的降临了。   演化到现在,皇甫贤达更是夺路而逃。   从今日起,联合资本已经完蛋,无论是威尔逊还是罗威等,都将变成一群穷光蛋,理他作甚!   皇甫贤达无疑的幸运,要比南港资本市场上那些精英们觉悟的更早,那是因为他有一个便宜妹夫沈度。   昨日皇甫贤达已经清仓一大半筹码,今日只不过是尽力变现而已。   算算账,或许皇甫贤达还有盈利的希望,清仓越多盈利也就越大。   除了皇甫贤达,从昨日尾市开始,罗尔已经在偷偷减仓。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联合资本成员背叛,难说。   即使自己偷偷减仓,那也不会告诉别人。   到了今天,大家都忙着跑路,所谓的联合资本作鸟兽散,轰然倒塌。   现在跑路似乎也来不及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没有几人敢下场承接,除非误操作或者某个冒失鬼抄底抢反弹。   股指期货比恒指早开盘十五分钟,期指暴跌必然影响到恒指走势,一股恐慌情绪在市场中蔓延开来。   已经抛掉股票的投资者无比庆幸,一身轻松看热闹。   那些手里有筹码的投资者就不一样了。   期指是先行指标,如此暴跌下,恒指也不能幸免,大概率讲今日情况不妙。   与往常一样,抄底三兄弟聚在一起,作为老股民他们自然清楚期指暴跌意味着什么。   肥仔喃喃自语:“这个杀跌力度实在太大,是一个非常危险信号,可惜昨日没有全部清仓。”   猴子手里的筹码已经全部清空,不免为肥仔担心:“开盘时不要有任何犹豫,用尽量低的价格往外砸,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出清股票。”   猴子的建议很正确,问题是他这样想,别人也清楚如何抢先出局。   “嗯,也只有这样了”   作为散户,你只要下定决心清仓,至少比机构投资者方便的多。   散户投资者资金量有限,只要盘中有买方,可以一笔砸出去手里所有的筹码。   反之,大机构手里有海量筹码,一笔砸出去那也要有足够的承接盘。   正是源于此,大机构抛盘那就不是一个价位的问题,一笔砸下去要侵吞不知多少个价位。   股指期货暴跌,再加上昨日尾盘杀跌,这时候市场中无论是散户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无不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下跌行情,而且崩盘的节奏。   出逃,这是大多数持股者的第一想法。   你想出逃,我也想出逃,唯一能做的只有压低价格。   价格优先,这是每一位投资者都明白的规则。   所以,肥仔心里忐忑不安。   肥仔还算幸运,毕竟他在昨日抛售大部分股票。   不是所有人如他这般幸运,有太多的人现在还是满仓。   今日期指开盘暴跌,真的吓坏了这些投资者。   市场中各种传言,其中有一个说法,股灾来了   这是多么可怕的词汇,不亚于谈虎色变。   在南港这块土地上,隔几年就会有一场股灾,许多老股民都经历过,体会深刻。   抄底三兄弟、阿坤等人在等待恒指开盘,蒙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开口一句话:“我听他们说,股灾来了,真的吗?”让周围的人齐齐看过来,脸色很不好看。   此时众人心里都很糟糕,担忧自己手里的股票卖不掉,听到股灾这个字眼非常刺耳。   可话又说回来了,一个傻瓜你又能怎样?   阿坤轻斥:“不要说股灾,乌鸦嘴”   蒙饼倒也不生气,啥笑道:“好来,不说股灾,阿婆说排骨好吃,夸赞我孝顺,又说不让我乱花钱,留着娶媳妇。”   不提这事还好,蒙饼一句话让众人无地自容。   人家蒙饼可是清仓了啊,当时大家还不以为意,心里嘲笑傻子。   现在回过头来看,到底谁才是傻瓜!   南港股市调整两个多月时间,给大家留足了逃命时间。   股市涨了一万多点,许多人手里的股票翻了好几番还是不知足,想看高两万点。   这人心呐,总是不知足,填不满的欲望。   蒙饼看众人没有说话的欲望,感觉无趣,甩甩手走了,不知又溜到哪里去。   恒指开盘,整个报价大屏幕上血红一片,几乎没有一只股票翻绿。   但是,大盘红了,整个营业部的投资者脸都绿了。   恒指开盘64点,比昨日收盘价03点下跌58036点,跌幅百分之三点八。   这只是开盘价呀,是不是有点过于凶悍!   不知谁先带头,聚在一起的人一哄而散,忙着去下单。   逃命吧,股灾真的来了。   刚才蒙饼提到股灾来着,可人就这样,总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有那么点幻想。   好吧,眼见为实,恒指开盘的那一刻,心里那一点点幻想被击得粉碎。   股灾真的来了   这个开盘价显然不是最低价,抛盘汹涌,恒指直线下探,成交量却小了很多,与往日巨量成交相比也可以说稀少。   现货市场开盘,股指期货再一次破位,形成现货市场和股指期货市场双杀局面。   恒指似乎想追着股指期货的步伐,转眼间已经跌了百分之五。   不用说皇甫贤达一马当先,全力将筹码砸出去。   皇甫贤达能亡命出逃,南港大小机构投资者也不会等死,纷纷加盟末路狂奔行列,所形成的的做空力量空前强大。   嗯,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更何况市场中最大的一个多头,联合资本也不会等死,必定反手做空。   跑吧,再不跑没活路了呀。   嘿嘿,现在跑路有点晚,已经不存在活路。   想想看,恒指从五六千点一路上涨到万七,积累了多少获利盘?   而这万亿的获利盘差不多选择同一时间出逃,这尼玛的要死人的啊。   踩踏,完全是互相踩踏!   一万四千六百点破了,一万四千五百点破了,一万四千四百点破了   尼玛,一万四千点被击穿了!   没有什么力量阻挡这股汹涌的下跌浪潮,谁挡谁死!   整个市场,包括联合资本在内的大小机构,无数的散户投资者疯狂逃窜。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接盘力量却少得可怜。   买单稀少,巨大的卖单没有地方宣泄,只有继续往下碾压。   怎么看都像一群无头苍蝇横冲直撞。   很快有个股跌幅过大过猛,触发熔断,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股票触发熔断。   在开盘接近四十分钟的时候,股指期货下跌到点,触发熔断机制。   不多时,恒指也紧跟着触及37点,触发熔断机制。   尼玛,期货和现货双方进入冷静期。   我勒个去了,没有成交量这种空跌又有几人逃出去?   南港的熔断机制又称市调机制,无论现货市场还是期货市场都有。   所谓熔断是指当个别适用股票或期货价格在短时间内剧烈波动时,一般是指股价相比5分钟之前的最后一次交易价波动幅度超过±10,期货合约按参考价变动幅度超过±5,即触发熔断。   市调机制将启动,为市场提供5分钟冷静期,同时在冷静期内,交易将在指定价格限制范围内继续进行。   熔断机制运行时间段:适用于早市、午市,其中早市15分钟、午市15分钟、及最后15分钟除外。   为了减少市场干预,每个交易时间段、每个交易产品最多只能在早市及午市触发一次冷静期。   开盘只是四十多分钟,现货市场和股指期货市场双双触发熔断。   这与历史走势并不一样,哪怕沈度自己也懵了。   尼玛,如此暴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