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经文为柴,文明为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样的时光交错,另类重逢,在火堆中贯穿时空,徜徉逝去的神话世界,无声地交流,默默体悟,对王煊的修行有极大的好处。

    一次、两次……

    十次、二十次……

    他看着一幕幕悲欢离合,过往世界中别人的人生,他为他们而忧,为他们而叹,为他们默默送行。

    那些都是风采无匹,惊天动地的生灵,可惜,倒在了过去。

    在大宇宙面前,在超凡枯竭时,个人纵然再强,也不过是照亮一片星空的流光,转瞬即逝。

    在无尽黑暗的宇宙中太卑微了,那些惊才绝艳的人,最终都被打落凡尘,从没有例外,老迈死去,徒留无尽遗憾。

    王煊沉静无声,火光跳动,照亮他的面庞,也模糊的照出他暗淡的前路,他在体悟时光中被抛弃、被认为无用的“废法”。

    “没有用的法,误人子弟,平白蹉跎时光,不要也罢,都烧了!”那苍老的声音在回响,在粗糙而又老化的大手中,最后一摞经书被丢进火光中,两只手掌也落在火堆,一起焚烧。

    那是失望到极点的体现,都不愿再谈,不想再挣扎,索性一把火烧个精光,让超凡彻底沉入灰烬中。

    “呜呜……”

    王煊听到了哭声,坠落在火堆中的经书,有人盘坐在上,放声痛哭,那是一个绝世强者,在此前的时光交错中曾见过,可只手破天,打穿大幕,但是现在却这是这般失态。

    为什么?

    他与最后几人留守,亲自焚烧这个超凡文明的所有典籍!

    终究是有太多的不舍,这是他们一生的心血结晶,却要这么断送,自己亲自点燃,葬掉。

    一名白发男子也是又哭又笑,咳血后低头,看着满地染着他真血的纸张,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自身就炸开了,被火光吞没。

    “烧的差不多了,超凡永寂,我们也支撑不住了,纵有后来者,也不过是又一颗相似的流星偶然出现,再见了。”又一人消散。

    “别忘了,还有我们的心血未放出,以所有经文为柴,以一个神话文明为焰,铸成宝舟,不知道能否横渡出去,接近真实……”

    在火堆下,有一艘孤舟浮现,于火光中跃起,这是以无数经文滋养,以一个神话大道文明的积淀,铸成的至宝。

    在里面,有各族的真血,承载着他们的希望,破开火堆,划破时空,就此远去。

    “去吧,成功了就不要再回头。若是再现,那就证明失败了,坠落途中。我们最后的心血,不知是否也不过是一场空,辜负了静好的岁月。”

    那是一种寄托,带着他们的希望,至宝飞舟消失在宇宙茫茫无边的黑暗尽头。

    王煊心头剧震,那是——逍遥舟?它竟有这样的来历!

    “我劝后来者,莫辜负大好时光,在虚无中争渡,毫无意义,在现实世界于平凡中各自安好生活吧。”

    这是萧索,也是绝望中的无奈,神话至强者劝人远离虚无的超凡,再也不要踏足这样的领域。

    火光暗淡,即将熄灭,余烬前只剩下最后一个老者,双手都被烧没了,最后他回首,看向接近而来的王煊还有小白虎。

    “瘆灵,死。”他的眼神流动出最后的一抹神采,自身就瓦解了,形神俱灭,但是他眼中的光却飞来,要绞杀王煊和圆脸少女。

    这次,王煊感觉到了不对,隔着时空,他似乎都有危险,感觉会被人诛杀。

    那老者的眸光像是神话文明之火的最后一次闪烁,太恐怖了。

    他毫不犹豫的挥动斩神旗,带着小白虎极速逃遁。

    轰!

    旗面竟然焦黑了,并被点燃一角,这种情况让王煊感觉震撼,从未有过的事,旗面居然在焚烧?

    即便是在接近真实之地的陨石坑前,旗面被喷薄的红光冲击,也只是出现焦痕而已。在这里,隔着不知道多少个时代,不在一个时空的人,竟损伤了斩神旗。

    经过斩神旗阻挡,王煊和圆脸少女极速倒退,可还是在大道余烬火堆上方炸开,成为光雨。

    这一次,王煊感觉像是等了很久,他被闷在了黑暗中,始终无法凝聚所有意识,几乎认为自己要死去了。

    终于,他涣散的意识渐渐清晰,精神体在残余的火光中凝聚,再现了出来。

    圆脸少女也由模糊而清晰,有光雨而组成元神体,当即就嗷呜的一声叫了起来,实在吓坏了。

    “我和妖主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火堆,但是,这次怎么不一样?这个老头是谁,太可怕了,近乎杀死我!”

    她嗖的一声跑回肉身去了,实在吓了个够呛,感觉刚才自己真的死去了,在错乱的时空中被人以眼神抹杀。

    王煊的精神体站在火堆前,出神很久,如果没有斩神旗,他觉得自己和小白虎真的会被抹杀!

    这就有些恐怖了,明明不在一个维度,时空交错,那个最后的留守者居然这么强?

    他赶紧去看斩神旗,烧着的那一角熄灭了,破损了部分,但是金色纹络交织,它又慢慢恢复了过来。

    “好!”他用力抓紧小旗。

    王煊安静下来,这个老者最后也在说他是瘆灵,这就有些惊人了,难道瘆灵真的需要重新定义?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和老张在酒吧中所看到的宇航员,就能被理解了,说的通了,属于错落时空的生灵,在观察这个神话世界?

    但是,他在孙家所在的城市中,发现的那些看起来很古老的宇航员就有些解释不通了。

    尤其是,当想到逝地的中的瘆灵,他更是一阵头大,浩瀚汪洋中,密密麻麻,都是猩红的眼睛,从灯笼大到山头那么大,那是多少怪物?

    如果它们也是错乱时空所致,那得有多少人在观察他,全都是偷窥上瘾的爱好者?简直……都有偷窥心理病。

    他摇了摇头,肯定不是这样的,瘆灵形态很复杂,不是一种情况。

    像他这种错乱时空,观察上一个神话文明的后来者,居然也被认为是瘆灵,确实值得深思与警惕。

    “下次,需要抓几个研究下!”

    火堆要熄灭了,它真的散发着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丝丝缕缕,量不是很大,但是,王煊觉得很有价值,在现实世界中找到这种超级物质,意义重大!

    很快,王煊发现,所谓源自现实世界的真实能量物质,有些不准确,这似乎是那个神话神明的经书焚烧并逸散的。

    火堆渐渐熄灭,在此过程中,王煊的肉身,还有他的精神,都在缓慢的变强,这是一种另类的修行。

    他有望破关,如果这样积累下去,他不进入虚无之地,在现世中也能提升境界。

    他无限接近七段了!

    火光一闪,整堆火都熄灭了,一个神话文明彻底暗淡,但是周围,广场、建筑物、古老的街道等都还在。

    此时,斩神旗彻底恢复,完好如初,不得不说它很神奇。王煊起身,手持此旗在灰烬中翻找,想看一看是否留下什么。

    有部金色竹简就是在其他大道余烬中找到的。

    “我来帮你!”小白虎嗖的一声了跑过来,非常积极,肉呼呼的圆脸上满是假笑,快速探爪子。

    结果,她嗷的一声痛叫就退后了,灰烬下还与火种呢,强大如她的肉身也受不了,差点被烤熟。

    无需多想,这种火堆太特殊了!

    幸好,她没有真个探入下方残留的火种间,不然,王煊琢磨着,她会变成缺胳膊的圆脸白虎。

    火堆下,竟……真的有东西留下!

    这让王煊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火光将逝,还有无上神物,至高经文吗?

    淡淡的白光闪烁,那是一页经文,被他用斩神旗扒拉了出来,只此一篇,再无其他,让他既激动,又有些遗憾。

    怎么只留下有一页?应该是一部才对。

    很快,白光消散,只剩下一张普通的纸,枯黄,暗淡,正反面都写着密密麻麻的鬼画符。

    王煊看了又看,这真是普通的纸张,材质很一般,能留下来简直是奇迹。如果它材质足够不凡,整部经书应该都能保存吧?

    这实在让人遗憾,是谁留下的经书?最终残余一页。这上面的文字多半不简单,火堆有灵,都不愿它彻底被焚尽吗?

    王煊看了又看,一个字都不认识,他问小白虎,道:“你对古文字有研究吗?”

    “啊,哈哈……你不认识?”圆脸少女顿时来了精神,骄傲的仰着下巴,道:“求我啊,我对史前文明十分精通,仙道绝学,哪个没有来历,我们精研各个时期的文字!”

    看她这么嘚瑟,昂首骄傲,王煊直接按下她的虎头,使劲揉了又揉,道:“说那么多干什么,翻译!”

    “嗷呜……你离我远点!”小白虎张牙舞爪,如果不是成片的建筑物还在,担心会“被上吊”,她多半气的要翻脸,和他拼命,但现在只能忍辱负重,嫌弃地将他的手推开。

    “这是什么破文字,乱画的吧?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她气愤,看了又看,只能干瞪眼,翻译不出来。

    王煊一把夺过去了,不想和她说话了,自己尝试以精神沟通,看能否引发共鸣。

    可惜,纸张并无反应。

    他想了想,一咬牙,将纸张投进灰烬下残余的火种间,直到它再次发出淡淡的白光,王煊立刻以斩神旗护着自己,和它精神交感。

    这次沟通成功,两者共鸣!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我常在想,真实的只有我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