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

正文 第138章 尊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n1299061">

    许落怔怔地看着顾骁野,“那温平的人找到我爹娘……”

    “你爹娘也不会有事。我不是答应过你,不会伤害他们?”

    顾骁野扶着女孩躺下,为她拉过被子盖好,抚了抚她的发,温柔道:“睡吧,等睡醒了,病就好了。”

    许落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在做梦。

    顾骁野怎么可以这么温柔。

    这怕不是顾骁野,是另外一个人吧。

    她睁大微微发红的眼,忍不住又看了眼身边的人,迟疑着道:“三公子,你……”

    她想问你真的是三公子吗。

    顾骁野却误解了她的意思。

    他漆黑的眼底,不见平日的冰冷淡漠,反而,蕴着说不出的温情:“我不走,就在这里陪你。”

    许落很想说不要他陪,可是话到嘴边,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喝过药,只觉脑子迷迷糊糊的,眼皮也重得很,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次,竟是半点噩梦也没有做,一觉便睡到了大天亮。

    阳光照进房中,屋里亮堂至极。

    许落坐起身来,四下看了看屋里,屋里没人。

    一切都还是和昨晚,她被温平带到这房间里时,一模一样。

    可她隐约记得,昨天夜里,顾骁野……好像来了。

    她还记得,顾骁野说没杀顾驰渊,也不会伤害她爹娘,而且,他还说,温平的人还没找到她爹娘。

    难不成都是她在做梦?

    正疑惑间,房门被推开,顾骁野竟亲自端着一碗药进来。

    许落一下子呆住。

    “醒了?”

    顾骁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径自走到床边,将药递给她:“喝药。”

    许落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药接过来,低头小口地喝着。

    不知为何,脑海里竟依稀浮现出一幕令人耳红心跳的画面,他……他昨夜好像有喂她药来着?

    许落耳尖微微红了红,一时之间竟有点无法正视顾骁野了。

    这人真的好讨厌,竟然趁着她生病,恶意欺负她。

    然而人家是皇帝,她也不可能找他算账,只能庆幸还好他没有更多的举动。

    许落这会儿已经不像昨日那般头昏脑涨迷迷糊糊,思绪清明了不少。

    她慢慢地喝着药,在心里理着思绪。

    昨夜她生病烧得一塌糊涂,的确脆弱了些,面对顾骁野,未免气场弱了不少。

    但现在,她已然有了自己的盘算。

    顾骁野肯照顾她,那就说明,一时半会儿,不会让她死。毕竟这般大费周折将她抓回来,她要是死了,那他不就不好玩了。

    而且,看他昨夜对她的态度,说不好,还真的对她念着几分旧情。

    这对她来说,是好事。

    她现在必须要先稳住,不能慌,见机行事,见招拆招。

    顾骁野坐在一旁,无声注视着女孩。

    比起昨夜可怜巴巴哭个不住的样子,现在的她,好像又成了他曾经记忆中的那个她,从容淡定,镇静有加。

    她喝完了药,抬眸看着他,清澈的眸底黑白分明:“皇上,您身为天子之尊,一言九鼎,昨夜对小女子说的话,定会作数,对不对?”

    一听到她这声距离感十足的皇上和小女子的称呼,顾骁野眼底微不可见地沉了沉。

    他昨夜守她一夜,半刻没合眼,今早亲自过来给她送药,在她面前,压根未曾以皇帝自居。

    本以为经过昨夜,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恢复。

    可她倒好,一张嘴,竟是主动和他分了尊卑。

    倒还不如昨夜,生着病,烧得糊里糊涂的,被他抱在怀里问什么乖乖答什么,还知道喊他三公子。

    顾骁野看了眼许落,声音不冷不热:“朕说什么了?”

    “皇上说,不会伤害我爹娘。”

    许落隐约还记得,昨夜顾骁野说他没杀顾驰渊。

    既然他如此说了,那想必顾驰渊不会有事。

    本来因为一支鸳鸯白玉簪,昨夜顾骁野就恨不得要杀人,是以此刻,她没再提顾驰渊,只提爹娘。

    顾骁野淡淡道:“朕是说了,怎么?”

    许落放好药碗,下床来,朝着顾骁野深深行了一礼:“小女子替爹娘,谢过皇上。”

    见她这个样子,顾骁野眸底又冷了几分。

    却偏偏对她的礼数周到,挑不出半点毛病。

    他现在的确是皇上,她在他面前,这么自称也没错。

    可不知为何,心里就跟堵了个什么东西似的,憋闷得慌。

    他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许落心里反而放下心来。

    以顾骁野的脾气,这不回应,就算是承诺了。

    否则,他肯定会说什么决不轻饶什么的。

    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只要许元明和许夫人暂时没事,其他的,都可以慢慢图谋。

    她心情一好,未免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大着胆子道:“皇上,小女子可以去院子里走走吗?”

    顾骁野漆黑的眸盯着许落,明显带了几许不悦。

    许落有点莫名其妙。

    她今日跟他说话还算有礼有节,没像昨日表现得那般怕他,也没故意触怒他。

    他这又是生什么气了?

    她装出一副乖巧模样,轻声解释:“小女子本来是想着,出去散散步有利于病情恢复,病好了也能少给皇上添麻烦。既然皇上不让小女子出去,那小女子不出去就是了……”

    顾骁野被她一声声小女子,叫得额头青筋都跳了两跳。

    他狠狠蹙紧了眉:“去了若耶城三年,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许落:“……”

    她还要怎么好好说话!

    跪下来三叩九拜,喊他皇上?

    他摆明了就是心情不爽,故意为难她,挑她毛病。

    许落深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朝着他行了一礼:“小女子…….”

    “别再说这个词!”顾骁野终于忍无可忍。

    许落现在无比确定,顾骁野就是故意在找碴。

    古代民间女子见到皇帝不都是这样自称的吗,她说一句小女子有什么问题。

    忍着气,许落再行一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是,民女以后在皇上面前,不说那词便是。”

    顾骁野只觉心里一口气憋得慌,差点要被许落给气死。

    许落还要说什么,他狠狠瞪了许落一眼,猛地站起身来,脸色难看至极地拂袖而去。

    许落:“……”

    做了皇帝,真真是越来越难捉摸,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还不如曾经是顾家三公子的时候。

    虽然那时性子也很难测,但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喜怒无常得简直过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