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意境第三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徐川回到府中,邓公公早就在府上等候了,岐王帝特赐王命令箭,遇恶可先斩后奏,徐川当然知道这令箭的作用。像电视剧里演的八府巡按…便是巡按御史,而巡按御史在外为了有足够权威,便宜行事,皇上一般都会赐予尚方宝剑等物,意味着赋予了巡按御史生杀大权。

    王命令箭,和尚方宝剑一样。

    不过都是赐给离开都城巡视天下的御史所用,赐给他都察院?

    如果早有这王命令箭,徐川在天骄楼当场就能请出王命令箭斩杀彭浩。

    “我本来以为顶撞一番岐王帝,岐王帝就算是看在妙音公主的面子上不为难我,也不会再用我了。”徐川暗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帝王时代!和帝王对着干,那是最不明智的。徐川对岐王帝很失望,做为一个穿越者,他对岐王帝的行为是发自心底的不满的。

    所以说了那番话。至于岐王帝用不用他?

    呵呵…一个朝廷如果从头上都腐朽了,徐川也没那兴趣陪他岐王帝做戏。只想老老实实修行长生,遇到不平事尽力去管便是,他徐川自行他徐川的道。

    可是徐川没想到。这位岐王帝不仅没有气恼他,还放了大权给他?徐川这一刻才是真正的佩服这个岐王帝的胸襟气度了。

    这是头猛虎,一头雄踞天下的猛虎,哪怕他老了,迷糊了,自私了,可当他清醒了,却能一瞬间做出最让人敬畏的判断。

    依稀记得夏元会宴,夏无争要斩孔雀大妖的时候,岐王帝显现出的气魄,他绝不是一个懦夫,蠢货,只是…老了而已。

    徐川不知道他在宫门外用「散财修罗」杀了彭浩,动静还闹得那么大,而动用朝廷众多军卫,大修士硬是拿不出一个凶手,这打脸打的岐王帝有多痛。

    岐王帝怒了。想为后人铺路的老好人怒了!

    遮遮掩掩,按下葫芦浮起瓢,他这个岐王帝既然都护不住人了,那就索性不护了,携夏皇法度,朝廷重器,那就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大势所为。

    夏都城的野草已经到了要阻挡他步伐,刺到脚踝的地步了,那就该割一割了!

    邓公公离去了,离去时还恭敬郑重的朝着徐川行了一礼,徐川不明所以。

    邓公公以往对徐川是感激,现在却是敬佩。

    以徐川如今的身份地位,完全没必要恶了岐王帝,完全没必要“为民请命”,他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

    可徐川就是这么做了。殿上数落岐王帝,而且还说到了岐王帝最痛的痛处。

    邓公公心里很清楚。如果徐川不是妙音公主驸马,不是夏皇特诏的天策卫预备统领,那么徐川的下场只有一个!

    死!

    哪怕岐王帝过后再理智,敢于触怒他威仪的,都必须先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惜…徐川还真不是一般人。这么一个“愣头青”,他偏偏有岐王帝最敬畏,发自骨子里敬畏的那个人做背景……夏皇!

    邓公公跟在岐王帝身边久了,清楚的明白岐王帝对夏皇的敬畏到了什么层次,那不仅仅是对自己祖宗的敬畏,更是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一种信仰!

    邓公公毫不怀疑,就算是让岐王帝现在去为了夏皇死,岐王帝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甚至会为之激动自豪。

    徐川的话,对岐王帝起了很大的作用。邓公公…并不是太在乎平民如何,公道如何,天道苍茫,天下不公,他见多了,也经历过了。他对这些早就麻木了。

    可是,邓公公对岐王帝的忠诚,对朝廷的忠诚,那也是融入到骨子里的。因为这份忠诚,他看着岐王帝一步步走向寿元尽头,逐渐变得老迈至此,雄心渐失。

    他心痛也无奈。

    修真者,与天争命,向天证道!若是道心都没了,天劫希望能有几分?

    这次,徐川的话让岐王帝清醒了,邓公公自然发自心底的敬佩徐川。

    徐川不知道这位公公想什么,对方行礼,他也拱手还礼,将邓公公送走之后。

    徐川才查看了一番王命令箭,令箭通体金黄,正面烙印着一个夏字,背面则是一个岐字,散发着威严不可挡的气势,也是一件上品法宝。

    收了令箭之后。徐川进入了静室中。

    “民意根8912,声望根9652,气运根5678。”

    三个光点的数值略微提升了些,尤其是声望根,已经提升到快要破万了。

    徐川隐隐有种感觉,一破万,一定会有特殊奖励。可能都不是继续收一魂魄!

    而且不提奖励,单纯声望的提升,让徐川的悟性已经达到了一个更高层次。

    “这段时间,一心感悟意境,直到悟出隔世意境第三层次。”

    徐川眼神一片清明,一入金丹,才是修真者,不论何时何地,他的修为是最重要的。

    徐川深深沉浸在感悟中,在他的身周都能隐隐感觉到空间中的灵气在跳动。

    雪山剑客和魂厉都在灵台沉默着不敢打扰。

    ……

    朝廷的消息封锁的很到位,千晓楼推波助澜下,彭浩被人刺杀,被有意篡改成了岐王帝赐死,自爆金丹而亡。

    阴鬼女在受了都察院十八种刑罚之后,带到都城南门外腰斩处死,元婴消散,魂飞魄散。

    甚至火云道人府中,在彭浩手下为虎作伥的那些爪牙也被杀了个干干净净。都察院这次的调查力度之大,配合圣职司处置者,手段之狠,让诸多“大人物”都为之警醒。夏都城背地里不干净的一些东西,都隐藏的更深,收敛许多。

    月牙儿这一日坐在听梦阁房间中,面前有一长案,长案上摆放着一顶香炉,一个灵位。

    “姐姐,彭浩死了,你看到了吗。是都察院督察大御史徐驸马为你申冤雪恨。。”月牙儿轻声说着,眼中有着泪花晶莹。

    诸多因为彭浩而受难的家庭,都默默感激。

    徐川之名,的确传播开。

    而在越州,连山府内的一处宗门中。

    宗门名为七星门,门主胡峰也不过是一金丹修士,门内弟子过百。今日这过百弟子都已经被杀死,死状很诡异,个个身体上没有丝毫伤势。只是死不瞑目,魂魄尽皆被吸走。

    七星门内的宗祠内,胡峰被一条青铜法宝长索贯穿胸腹,捆绑在石柱上。在他身前有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紧紧搂着两个孩童,瑟瑟发抖。

    而在他们对面。

    有一条长案,案后正坐着一位青年,这青年一身布衣,那布衣散发着法宝气息,其身材魁梧,脸颊消瘦,一对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青光,仿佛能勾魂夺魄一般。

    “阴二爷,求你饶了我一家,饶我一家性命,我脱离神教,只是因为妻子怀有身孕,绝没有对外透露半点神教讯息。”胡峰颤抖求饶着。

    布衣青年一条腿摆在长案上,阴沉沉得道:“胡峰,当年你走投无路。是我星神教收留了你,传你法门,栽培你,如今你背叛神教,就该知道有什么下场。”

    “我没有背叛神教,我没有背叛神教…”胡峰惊恐道。

    这时外面又走进一道身影来,这身影更加年轻,还是一少年,腰间插着两柄熠熠生辉的三角叉,国字脸的面相和布衣青年有六分相似。

    “隐瞒身份,在这里创立了个宗门,以为我们便找不到你了?一入神教,便终身听候教主所命,你敢叛逃,便是找死。”少年冷酷道,说着,看向了跪在那里的妇人和孩童。

    “不仅你要死,你的妻儿也要死。”说着他迈步走过去,张嘴一吸,森森阴气弥漫而出,凝聚成了一颗骷髅模样,那骷髅也张开嘴巴吞吸着,嘴里吐出了灰色的气流,气流落到妇人和孩童身上,一个卷动,隐隐能看到三道魂魄被气流卷走,落入了骷髅口中。

    地上又多了三具尸体!

    “啊!”胡峰目眦欲裂的怒吼着,血灌瞳仁,再没有了刚刚的恐惧,只剩下愤怒:“你们这些天杀的邪修,你们会死的,也会死的!”

    “你先死去吧。”冷酷少年手掌一动。腰间的三角叉已经飞了出去,光芒一闪便刺进了胡峰胸口中,将其心脏剜了出来。

    接着在胡峰痛苦扭曲的凄厉叫声中,他嘴巴一张,骷髅虚影再度凝聚,后者那强大许多的魂魄张牙舞爪的被吞了出来。

    修真者,魂魄成型,自然远非常人可比。这魂魄落到骷髅嘴里,竟然没有被吞下,只是存放在了其中。

    “好一道怨魂,这怨气,真足。”冷酷少年笑着。

    布衣青年平静看着这一幕,待到胡峰死去,这才起身。

    “三弟,我们走。”

    “二哥,我们去哪里?我的“怨魂七刹”还缺两道金丹怨魂便成了。”那冷酷少年连道。

    布衣青年眼皮一抬,一双青光潇潇的冷峻眼眸里蕴含着浓郁的煞气,道:“我们去夏都城。”

    “都城?”冷酷少年一惊。

    那可是朝廷核心之地。

    “大姐死在那徐川手中,这仇不能不报。”

    一听到大姐,冷酷少年的眼中也爆发出了浓郁的煞气。不过还是迟疑道:“那徐川是先天榜第二,实力可媲美金丹实丹境,加上是那什么劳什子驸马,不容易刺杀吧。”

    布衣青年却冷笑着:“先天榜,又不是金丹榜,我自成元婴,修成“鬼刹”神通,这天下,还没有遇到我杀不了的人。”

    ……

    时光流逝,转眼便是半月,都城中。逐渐的热闹了起来,整个夏都城的“三楼七阁”联合起来,在都城外的“明光湖”开办了玲珑意境局,更拿出一件“玲珑仙衣”,过万下品灵石,甚至还有一个“大家族”答应的神秘承诺来做彩头。

    大家族,有些见识的都早知道是竹源氏的承诺!

    玲珑意境局开,广邀天下意境成名的年轻修士前来赴会。

    意境,在这个时代就是相当于大儒名士,在意境上有足够成就的,更远非那些只会在纸上做文章,舞文弄墨的文士可比,要更精彩百倍。

    此等盛会,加上各方花魁助阵,俊杰美女,美酒佳肴,若是能一出风采,说不准便一名惊人,得到朝廷青睐,或是各路封王赏识,奉为上宾都有可能。

    名气,有时候也是一种身价,威风。

    扶摇公子为何能受玄王青睐,还不是名气够大?

    一时间天下宗门,散修游侠,意境有成的年轻俊杰都望风而动。就算不擅长意境的,也来一睹风采。

    外面喧闹沸腾。

    徐川则静静坐在府中修行着,他第二天就得知妙音公主成金丹了,他这个做驸马的当然亲自进宫恭喜。

    传说意境第三层次成金丹,妙音公主一成便是极品金丹,实力不凡,徐川都有些羡慕。

    妙音公主却是话里话外向徐川道谢,谢的徐川一脸懵。他帮了妙音公主什么吗?徐川想不明白,他只道是自己配合妙音公主演戏这回事,也就笑着应了。

    从宫中回来,徐川更一门心思沉浸在了修行中。自己怎么能被“老婆”比下去。

    就连现在更向着徐川的凤姑都叮咛徐川该突破了,不然大婚之时,公主是金丹,他这个先天,还真说不过去。

    徐川一脸无奈。

    妙音公主突破三天后。

    徐川收到了贤能院发的一份新的先天榜,心兰得到榜单便兴冲冲交给了他。

    “恭喜老爷,恭喜老爷,老爷如今是先天榜第一了呢!”

    “先天榜第一?”徐川先是诧异。

    第一不是夏无争?

    他自问如今实力,真要斗上一斗,未必不是无争公子对手,不过从没出手,贤能院就给他捧上去了?

    不应该啊,无争公子的地位不低,实力更是公认。贤能院还不至于来捧他徐川臭脚。

    结果徐川一看。

    贤能院的先天榜上,第一是驸马徐川,第二是幽州牧之子纪烈。

    无争公子出榜,妙音公主出榜。

    徐川瞬间就明白。

    无争公子成金丹了!

    贤能院发布先天榜,也要给灵石的,当然要严格把控,金丹别想蹭灵石。

    “夏无争也成金丹了,还真快。”徐川当时深吸一口气,波澜不惊。夏无争意境本就是传说意境第四层次,成金丹,正常。

    他告诫自己不和别人比,只和自己比。

    如今已经是妙音公主成金丹半月后了。

    这一天,徐川独自走在府邸花园中,行走着,身形却似乎时而会飘忽一闪,仿佛移形换影。

    “剑法极限,是剑招的极限,意境,是情感的融入,可是我要驾驭情感,绝不能被情感左右,意境第三层次……。”

    徐川走着走着,自己都仿佛化成了一柄剑,在他的身周,时而便会飘过一道剑光,那些剑光有的灵动,有的肆意,似真似幻…

    渐渐地,徐川的脑海中一片空灵,他不再是他,仿佛完全化成了一柄剑。将情感融入剑法,将剑法化为意境。

    呼。

    自然而然。

    徐川的身前隐隐出现了一条剑光凝聚的游龙,游龙翻腾,幻化成一道道剑光笼罩四面八方。

    而徐川的身影则在其中突然一动不动了,直接坐在了园中。

    下一刻…

    嗤拉!

    一股冲天剑意撕裂长空,直冲云霄,纯粹的意境,不蕴含任何真气,却蕴含着玄妙莫测的恐怖威力,搅动天光云影,恍如隔世!

    “隔世意境第三层,成!”

    徐川的脸上露出笑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