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万人嫌后我成了万人迷

正文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木屋里。

    俞轲把姜曦折腾了一晚后,又陪着他起来看日出。

    木屋的门上装着和温泉室一样的琉璃窗,关上门后,能看到外面的一切,但又能挡风,不至于受冷受冻。

    屋里铺着的厚棉被,又有锦被盖着,一点都不会觉得冷。

    姜曦趴在琉璃床上,轻喘着看完了日出。

    因为热热的呼吸扑在琉璃窗上,窗上蒙上了一层白雾。

    金色的阳光透过琉璃窗照进来,让整个小屋都变得十分明亮。

    俞轲往后一退,抱着他坐在棉被上,含笑看着他。

    姜曦的腰整个都是软的,完全坐不住,只能趴在俞轲汗津津的身上。眼睛不经意扫过棉被时,他才发现,因为他们两个昨晚太过荒唐,棉被上东一块西一块,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

    都这样了,俞轲还揽着他的腰,拖着他的后脑勺狠狠深吻了一记,还恋恋不舍地说“要是能和你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就好了。”

    胡扯。

    昨天还是说要和我天天看日出呢

    今天就天天住小树屋啦

    他拧着眉想。

    我可不想每天都住这里。

    树屋太高了。

    我都爬不上来。

    歇息了一会儿之后,便该回去了。

    姜曦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发起愁来。

    昨天晚上,他的里衣被俞轲扯坏了,只穿棉衣的话,唔唔有些地方肿了,被摩擦到后,会有点疼。

    这可怎么办才好

    俞轲看着他左右为难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抱着他笑道“我让外面的人先退下,我送你回去。”

    说罢,他帮姜曦披上了扯坏的里衣,直接用自己的长披风裹住他的全身,抱着他就跳到了树下。

    这样出来,姜曦还是觉得羞耻,忙把头埋到了俞轲的怀里。等他憋到快喘不过气来时,头顶上方传来了俞轲的笑声“我们到了。”

    紧接着,他似乎被放倒了床上。

    姜曦忙探出头来,果然发现自己已经回来了。

    他脸红红地想,不行,以后不能和俞轲再在外面做这么荒唐的事情了。

    然而,有些事,不是不想就能不做的。

    如今的淮山,清净无人,漂亮的地方也多。俞轲和姜曦是情侣,出去玩了一会儿,就难免情到深处,无法克制自己。

    于是,梅林里火红的梅树下、书房里的书桌上、道观后小道士藏私房钱的假山洞里几乎每一处都有他们恩爱的痕迹。

    俞家后院还有个露天温泉。

    温泉外也有房屋墙壁,只是没有屋顶,角落里还有仆人培养的冬日月季,开的十分绚烂。

    姜曦气喘吁吁的。

    一滴汗水从他的脸颊上顺到下巴上,欲落未落。

    俞轲掐着他的腰,探过头来,吻住他的下巴,哑声道“花兵月阵暗交攻,久惯营城一路通。白雪消时还有白,红花落尽更无红。寸心独晓泉流下,万乐谁知火热中。信是将军多便益,起来却是五更钟。”1

    小公子脸一红,轻轻踢了他一脚,凶巴巴道“正经点。”

    两人也不是除了黏在一起,什么都不做。

    俞轲是世家继承人,每日要处理地事情只多不少,便是姜曦,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的画册已经全部完结,如今,他想出新作品了。

    新作品不再是连载画册,而是类似于清明上河图的江山社稷图。

    江山社稷图这样的画作,可能需要穷尽一生来完成。姜曦没有一开始就挑战最高难度,他先画了一些散画,包括他来京城时一路的见闻,包括他在京城里面的见闻,也包括他现在所在的这座淮山。

    这样宁静的日子过了许久,突然有一天,小厮急匆匆冲进大门,到了书房门口时还不小心绊了一跤。他忙直接跪在地上,禀报道“公子太子殿下快不行了”

    “东宫传话来说,太子殿下想见曦公子”

    马车在路上狂奔。

    驶到宫门口后,驾车的太监拿出了令牌,羽林卫便立刻放行。若无特许,宫中本不能擅自坐轿、骑马或是坐马车,只是此时太子病危,皇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小太监直接挥起鞭子,驾着马车飞奔向东宫。

    下车后,姜曦被人从车上扶下,整个人被震地东倒西歪,若不是两个太监拉着他,他怕是要晕晕乎乎地坐到地上了。

    太监不敢疏忽,一人架着一边,便带着他快步跑到了东宫门口。

    姜曦在小太监的指示下跪在宫门口,还没来得及行礼,平安便急匆匆跑了出来,拉着他就往里面跑。

    小公子体力不怎么好,跑的气喘吁吁。他边跑边偷偷打量着平安,平安的眼睛又红又肿,鼻头也是红的,神情焦灼无措,整个人都很憔悴颓废。

    他猜测,因为太子的病情,平安肯定哭了好几场。

    到了太子卧室门口,平安甚至直接带着他闯了进去。

    屋里的人同时转过头,将打量的目光投向了他。

    姜曦有些紧张。

    他喘了几口气,在气息略略平稳后,才敢抬头打量。

    卧房里有许多人,有狗皇帝、二皇子三皇子、谢昭,还有那个瞧着二十多岁,雍容华贵的女人,应当就是太子妃了。

    狗皇子坐在病床前。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太子被搁在被子外那双枯瘦的手,完全看不到他整个人。

    小公子刚想行礼,皇帝直接开口道“免礼吧。”

    他打量了他片刻,才道“过来,太子想要见见你。”

    姜曦抿了抿唇,只觉得脚下有千金般沉重。

    他抬步走到了床边,终于看到了太子如今的样子。

    形销骨立,面如金纸和、和临西长公主那个时候一样。

    姜曦眼睛一酸,眼泪似乎就要涌出来了。他忙深深吸了两口气,忍住了泪意,躬身站在太子床头。

    太子妃忍不住哭了两声,而后硬是咬牙平复情绪,哽咽道“殿下,您醒醒,承华子先生来了”

    太子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闭着眼的眼珠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皮。

    姜曦小声道“殿下,草民来看您了。”

    太子缓缓转头,眼珠跟着他动,声音无力“先、先生学生失礼了,只、只是学生十分敬重先生,想、想替全京城的百姓,向先、先生道谢。”

    姜曦的眼泪滚了下来,哭得一塌糊涂。

    这么好的太子

    为什么啊。

    狗作者狗作者

    他用衣袖擦去眼泪,吸了吸鼻子道“殿下,您要快点好起来,草民给您带了礼物”

    他话未说完,有个小太监立刻捧着两卷画跑了进来。

    姜曦忙打开画卷,蹲在他的床边,展示给他看“殿下您看,我本要给大景作一幅江山社稷图的,这是京杭运河您从出生开始,一直就在东宫,也从未离开过京城,但是没关系,草民可以画给您看,您想看哪里,草民就画哪里,江山多娇,您还没有仔细看过呢您要快点好起来啊”

    太子伸出枯瘦的手,微微颤颤地去抚摸那幅画,脸上露出了笑容“真、真好谢谢、谢谢先生”

    永熹十七年三月,太子殒。

    姜曦明白,大景的皇位争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整个京城,将会死很多很多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