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七零嫁人日常

正文 第115章 第 115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翟凤娇是第一天上班,没有分配具体工作,科长就给了她一些资料,让她先熟悉一下宣传部的组织架构和她以后的工作内容。

    翟凤娇吸收新知识很快,再加上有胡里兵指点,所以一天的时间,翟凤娇对宣传部还有自己以后的工作就了解了个七七八八,还在胡里兵的“指点”下写了一篇宣传公文。

    其实这种公文她以前在文化宫的时候就经常写,格式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所以写的时候也是得心应手的。

    她写好后胡里兵给她检查了一下,然后夸她道,“写的不错。”

    翟凤娇笑道,“谢谢。”

    李海霞就坐在翟凤娇后面,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点儿都不知道谦虚。”

    翟凤娇,“”

    她算是知道这个李海霞,为什么年龄这么大还是个普通职员了。

    两个副科长可看着都比她年龄小。

    说白了就是情商低,不会说话,也许她确实是好意,可说出的话能噎死个人。

    这好意恐怕没几人有福消受。

    而且,翟凤娇自觉自己这篇公文写的确实不错啊,为什么非要假惺惺的自谦呢

    胡里兵怕翟凤娇不高兴,扯了扯她,然后朝她使了个眼色。

    翟凤娇对着他笑了笑。

    胡里兵的意思是李海霞脾气古怪,让翟凤娇不要跟她计较,可看在李海霞的眼里,就是两人在勾勾搭搭,眉目传情。

    李海霞啪的一下把手里的文件扔到了办公桌上,然后站起来去了科长办公室。

    宣传科一共有两间办公室,一大一小,科长在小办公室办公,其他几个包括两个副科长都在大办公室。

    小办公室就在大办公室隔壁,李海霞门都没有敲就进去了,然后气哼哼的坐到了科长对面。

    科长姓顾,见李海霞脸色不好看,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笑着问她,“怎么了这是”

    李海霞说话向来都是直来直去,问顾科长,“新来那个翟凤娇,她是怎么进来的,她是什么后台”

    办公室外不时有人经过,而且两个办公室又是门挨门。

    顾科长赶紧过去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这才又问李海霞,“翟凤娇同志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姑娘啊。”

    李海霞,“好是不是长的漂亮的,你看着都是好姑娘”

    李海霞是宣传科的老人,比顾科长在宣传科待的时间都长,顾科长看在她是宣传科老人的面子上,一般都不会跟她较真,可今天她说话实在是不中听,这不等于是在说他是个色胚吗

    顾科长脸就是一沉,“李海霞同志,请注意你的言辞。”

    李海霞也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确实有点过了,便缓和了一下语气,不过话题却没有变,“顾科长,我不反对我们宣传科补充新鲜血液,可也不能什么人都让她进来,尤其是象翟凤娇同志这种除了长的漂亮,其他一无是处的绣花枕头,她到我们科室,不但提升不了我们科室的工作质量,反而还会拖我们科室的后腿。”

    顾科长皱眉道,“翟凤娇同志才刚来一天,她还没有正式分配工作,你现在就下这种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点”

    李海霞,“我是有证据才这么说的。”

    顾科长,“什么证据”

    李海霞,“你在小办公室你是看不到,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自从翟凤娇来上班,胡里兵自己的工作不做,一直围着她转,就刚才,两人还在那儿挤眉弄眼,打情骂俏,这影响实在太坏了,我们可是国家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自己都无法做到以身做则,还怎么对外宣传所以我建议把翟凤娇调到别的部门去。”

    顾科长简直头大。

    如果有可能,他其实更想把李海霞调到别的部门去,省得她仗着资格老,一天到晚的在他这个科长面前指头划脚。

    其实李海霞倒也不是吹毛求疵,或是故意刁难人,她就是过于古板迂腐了些,而且说话又太直,看不顺眼了,一点儿都不给人留情面。

    要不然,以她的资历和工作能力,也不可能都这么大年龄了,还升不上去。

    顾科长耐着性子对她说道,“翟凤娇同志是夏部长亲自点名把人要过来的,是非常优秀的一个同志,你不能光凭主观臆断就断定她能力不行,而且年轻人之间共同话题多,互相交流学习,这不是什么坏事,你也别总是拿老眼光来看待他们”

    李海霞冷笑道,“原来是走的夏部长的后门,怪不得。”

    顾科长,“”跟这个人咋就说不通呢

    顾科长被李海霞给打败了,“夏部长是觉得她是个优秀的同志,所以点名把她要过来的,而不是走的夏部长的后门,你是咱们宣传科的老同志了,以后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人和事,可不能固步自封,这也不利于咱们科室的团结行了,这事儿就这样了,我还要去开个会,你也工作去吧。”

    顾科长说完,逃也似的走了。

    都快下班了,他哪儿有会啊,他就是不想听李海霞哔哔了。

    她是宣传科的老同志,总要照顾一下她的面子,批评又不好批评,只能躲。

    顾科长走了,李海霞只好回了大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就看到胡里兵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一边问翟凤娇,“凤娇你家住哪里啊”

    翟凤娇,“我家住在滨海路。”

    胡里兵,“巧了,我家也住在滨海路,你是坐公交车来的”

    翟凤娇点了点头。

    胡里兵,“我也是坐公交车来的,正好一会儿下班了咱俩一块儿走。”

    翟凤娇也没多想,笑着回道,“好。”

    正常的几句对话,听在李海霞耳朵里就变了味,她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非常不满地看了胡里兵一眼。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顾及到翟凤娇是夏部长亲自调过来的,所以倒没再对翟凤娇说什么。

    下了班,翟凤娇和宣传科的同事说了“再见”,然后便和胡里兵一起去坐公交车了。

    李海霞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成何体统。”

    宣传科的人都知道李海霞的脾气,所以都装做没听见,没接她的话茬,不过心里颇有微词,心说这都啥年代了,还搬出男女大防那一套,先不说那俩人就是一块儿结伴坐公交车回家而已,就算是人家两人看对眼了,想要处对象,那不也是很正常嘛,咋还扯到体统上了

    李海霞气鼓鼓的坐下了,心里想着,有时间了还是要亲自去找夏部长谈谈,尽量让他把翟凤娇调走,要不然,他们宣传科怕是会出丑事。

    胡里兵虽说跟翟凤娇一样都是住在滨海路,不过他家住的要远一些,翟凤娇到了站点,跟他道了个别便下车了。

    站点离沈家老宅有点远,下了公交车还要步行大约五分钟才到。

    韩曼娜已经回来了,正推着童车在花园里转悠。

    童车是那种大童车,可以坐下两个孩子。

    健健和康康还没有放学。

    他俩现在南城公安局幼儿园上学,许航下班的时候正好把他俩接回家。

    韩曼娜看到翟凤娇回来了,低头对团团和圆圆说道,“看妈妈回来了。”

    两个孩子朝着翟凤娇挥舞着小胖手,嘴里“妈妈妈妈妈妈”地叫着。

    翟凤娇先去洗了手和脸,然后才挨个抱起两个孩子亲了亲。

    两个孩子下意识的就去找“粮仓”。

    他们两个已经七个多月了,早就开始吃奶粉了,不过还没有完全断奶,基本上是奶粉和母乳搭配着吃。

    其实翟凤娇的母乳已经跟不上了,两个小家伙的胃口又大,吸的她特别疼,所以在江城的时候就考虑着给他俩断奶,钱秀芝说春天孩子容易生病,让她到了五六月份的时候再断,所以还一直吃着,其实一天项多也就吃上三顿,其他时间都是冲泡奶粉。

    韩曼娜看两个孩子找奶吃,笑道,“刚给他俩冲泡过奶粉,一人喝了一奶瓶呢,这会儿又饿了。”

    翟凤娇,“哪里是饿了,就是个瘾头。”

    因为奶着两个孩子,这段时间翟凤娇瘦的厉害,韩曼娜心疼道,“不饿就别给他俩吃,我去拿点饼干。”

    韩曼娜去屋里拿了两块饼干,一人一块的塞到了两个孩子手里。

    两个孩子也不是真的饿,有了饼干占着嘴巴,也就不再找母乳吃了。

    不大功夫,许航带着健健和康康回来了。

    随后沈文戎也回来了,老宅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翟凤娇和许航现在都是坐公交车上班,虽然坐公交车都是直达,很方便,但就怕哪天晚上加班,时间晚了没有公交车,回家就很不方便,所以吃饭的时候,韩曼娜就对许航和翟凤娇说道,“你俩来之前,就想给你俩各买辆自行车,可你爸怕我们挑的不合你俩心意,所以就想让你俩自己去买,这个星期如果你俩都休息,我带你们去南城百货大楼挑辆自行车,以后不想坐公交车了,就骑车过去。”

    翟凤娇和许航想着两人也确实需要买辆自行车,便答应了。

    吃过了饭,一家人带着孩子出去转了转,让翟凤娇和许航熟悉一下环境。

    以前翟凤娇和许航也来过两次,不过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所以对周围还真不太熟悉。

    沈家老宅所在的这一片,早年前应该是南城的富人区,象老宅这样的别墅有好几座,不过也有不少大杂院。

    其实这些大杂院,以前大部分也是属于个人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最后就成了公家的。

    所以说起来沈家还算是幸运的,起码祖产是又还回来了。

    散步的时候,翟凤娇还看到了谢思娣,在老宅被归还之前,一直住在老宅里,耍着赖不搬走,最后还是梁军长通过街道办施压才让他们一家搬走了。

    翟凤娇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怀里就抱着个孩子,这次她怀里还是抱着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生了一个。

    谢思娣也认出了翟凤娇和许航,不过这次没有象第一次那么横,但态度也不是很好,一直斜着眼看着他们这一行人,一脸不忿的样子。

    可是不忿又怎样,很多东西不是靠耍无赖就能赖到手的。

    来江城半个月后,翟凤娇熟悉了周围的环境,选了一个合适的店铺租了下来,又通过冯萌的关系,从意国进了制鞋的设备。

    制鞋的原材料倒不用操心,南城在去年年底新建了一个批发市场,这可以说是全国最早的批发市场了,翟凤娇去看过,那里大到毛皮布料,服饰鞋包,小到玩具百货,应有尽有。

    只要有钱,都可以买到。

    都安排好后,翟凤娇让赵德厚过来了。

    赵德厚是带着俩新收的学徒一起过来的。

    沈英珍虽然不大情愿,不过也还是一起过来了。

    翟凤娇这次租的房子是两层,一楼是鞋铺,二楼住人,这样子赵德厚他们就不用在住处和鞋铺来回跑了。

    这次鞋铺开业,翟凤娇印了些广告单,雇人在最热闹的路口发了。

    广告单上最醒目的位置印的就是当年江城日报上刊发的那篇介绍沈氏鞋铺的文章,还有赵德厚和安德鲁的合影。

    这时候媒体的公信力还是很强的,大家还是很信任的,所以慢慢的就有人去鞋铺里做鞋,鞋铺的生意也一点点的好了起来。

    工作和生活渐渐都步入了正轨。

    翟凤娇现在的工作跟在江城文化宫差不多,都是负责对外宣传,所以她上手还是挺快的,宣传科除了李海霞,其他人对她还是很喜欢的。

    只有李海霞,一如既往的对她冷眼相看。

    不过她的态度对翟凤娇并没有多大的影响,翟凤娇看的很开,哪里都有奇葩的人,如果跟这些人较真,那纯粹是给自己找气受。

    无视就行了。

    南城经济比江城要发达,政府也慢慢开始招商资,所以经常有国外的考察团来南城考察。

    翟凤娇刚入职一个月,就有一支英国代表团来考察。

    国外的代表团来考察,宣传部都会派人随同的,这次英国代表团过来,宣传部的夏部队点名让翟凤娇随同。

    一是翟凤娇确实很优秀,尤其是英语口语,二来也是因为知道翟凤娇的背景,所以这次把这个机会给了翟凤娇。

    宣传科其他人听说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有李海霞,竟然直接去找夏部长抗议去了,“夏部长,对你这次的安排,我强烈反对。”

    夏部长,“说说你的意见。”

    李海霞,“一是翟凤娇同志初来乍到,对工作还不熟悉,就让她接手这么重要的工作,万一她能力不足,出了纰漏怎么办二来,通过我这段时间对她的观察,觉得她行为举止过于轻浮,这次面对的可是国际友人,如果因为她行为不端引起国际友人的误会,造成的后果谁来负”

    夏部长对李海霞也很是无奈,搞不懂她明明比自己还要年轻些,怎么思想比自己还冥顽不化。

    “李海霞同志,翟凤娇同志在江城工作的时候,就参与接待过国外考察团,而且每次都是一片好评,所以她个人能力这方面,你完全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至于她举止行为,通过我的观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李海霞,“夏部长,我就问一句,翟凤娇是不是通过你来宣传部的”

    夏部长,“”

    李海霞,“我并不反对任人唯亲,但这个亲起码要有一定的能力,而不是吹捧出来绣花枕头。”

    夏部长差点没有被李海霞给气吐血,火气也上来了,“李海霞同志,部里的每次人事安排,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都是组织上讨论通过的,你如果对翟凤娇同志的工作调动有意见,你随时可以去纪检委检举我,我也随时听候组织的调查,我现在跟你无话可说,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

    李海霞这才走了。

    夏部长在李海霞走后,还气得呼哧喘粗气,如果不是还有点理智,他可能立马打电话给劳资科,让劳资科赶紧安排李海霞退休。

    李海霞最终也没有把翟凤娇从随同人员的名单中剔除掉。

    翟凤娇参与了这次的陪同工作,一起去的还有顾科长和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

    考察团走的时候,都对翟凤娇赞不绝口,顾科长和宣传部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夸奖翟凤娇英文流利,态度也是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其实在这之前,不少人对她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她太年轻了,长的也太漂亮,所以有不少人都怀疑她是靠着关系才进的宣传部。

    不过经过这件事,大家都对她改变了看法,跟她说话的时候,态度也都真诚了很多。

    毕竟大家还是尊重真有能力的人的。

    就连李海霞,对翟凤娇的态度也改变了一些,虽说不象其他人那么热情,不过跟她说话的时候,总算不动不动就冷哼了。

    江城市监狱。

    一直紧闭的监狱大门被打开了,林向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刚从一个狭仄的地方出来,一下子有点适应不了外面明亮的阳光,他不由眯起了眼睛,等到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线才睁开了。

    然后就看到了王文丽。

    王文丽硬着头皮朝着他走了过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向阳,回家了。”

    林向阳看着她,突然笑了,“你倒是挺执着啊。”

    王文丽差点哭出来,她也不想来,她现在也想离林向阳远远的,可林向英说了,如果她不来,她就跟林向阳说林奶奶是她虐待死的,她不光虐待林奶奶,还虐待他们姐弟两个。

    林向阳虽然混,可对林奶奶却很孝顺,而且对弟弟妹妹也很好。

    王文丽怕林向阳真信了林向英的话。

    以林向阳的疯劲儿,她怕林向阳会弄死她。

    不过,她心里除了害怕,其实还是有点不死心万一林向阳以后成了大富翁呢万一翟凤娇说林向阳是个家暴狂是吓唬她的呢

    她思量了好久,最终还是过来接林向阳出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